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就等你上线了 > 021.发高烧了

021.发高烧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次日一早,何晋头昏脑胀地醒来,嗓子干疼,四肢酸软,呼吸困难——他发烧了!
  
      是了,前一日游湖时淋了雨,到宿舍后又没洗热水澡,还感觉自己金刚附体所向披靡……自不量力的何晋硬撑起来喝了杯水,就又回去挺尸了。
  
      直到侯东彦睡了懒觉醒来,何晋还躺着——“你咋还没起?”
  
      两人住一起两年半,何晋是雷打不动的“六点党”,简直神一般的存在,所以对方睡懒觉在侯东彦看来也是千载难逢的奇景。
  
      何晋闷闷地说:“不太舒服,好像有点发烧。”
  
      “看你气色还不错啊,”侯东彦凑过去用手贴了贴何晋的额头,“哎哟,还真有点烫,要去医院吗?”
  
      何晋这人体质就是这样的,不管生病感冒、浑身乏力,面色都不会太差,嗓子也不会哑,顶多说话有一点点鼻音,所以就算病了,一个人撑着,别人也看不大出来。
  
      “不了,应该躺躺就好……”这次也一样,他觉得熬一下就过去了。
  
      侯东彦不是会照顾人的性格,见何晋这么说,也没多问。
  
      中午去食堂时替何晋打了一份饭,侯东彦兀自玩了一下午,到了傍晚见何晋还躺着,饭菜更是一口没吃,才觉得不对劲,凑过去伸手一探,只觉得对方温度比早上更高,而且浑身虚汗。
  
      “晋哥、晋哥……”叫了几声没应,侯东彦吓了一大跳,赶紧把人拉扯起来,胡乱套上衣服,去对门房间找帮手,“大头!七哥!在吗!”敲了半天也没人应,那两人都是本地的,周末估计还没回来,侯东彦无奈地返回房间一个人把何晋背了起来。
  
      何晋不重,但侯东彦个子太小,一米六五的身高,背个比他高十公分的人,肯定吃力……吭哧吭哧挪到楼梯口,碰到楼上下来两个人,“这是怎么了?”其中一人问。
  
      侯东彦一步一晃:“我室友发烧,烧糊涂了!”
  
      “咦,这不是何晋么!”那人惊呼。
  
      “哎,你认识?”侯东彦惊喜道,“快帮个忙吧!”
  
      话刚出口,身上就是一轻,其中一个高个儿的男生已经把何晋抱在怀里,看着轻轻松松的,也不换姿势,就快步跑下楼去了……
  
      侯东彦倍受刺激——同样是男生,为啥体格差异能这么悬殊呢!果然他还是喜欢在游戏里找存在感!
  
      “是去校医院吧?”另一人问。
  
      侯东彦小跑着跟在后头:“哎,是的……你们是学生会的吗?”
  
      那人笑道:“不是,网球社的。”
  
      侯东彦:“额,那咋认识何晋的?”
  
      那人道:“昨天一起游湖,才认识的。”
  
      ——侯东彦碰上的,正是打算去吃晚饭的蒋白涧和秦炀。
  
      校医院距离男生宿舍楼有一段距离,一路上秦炀抱着何晋在前面疾走,引来了不少学生的视线。
  
      到那儿挂急诊,何晋的学生证身份证侯东彦都没带,护士让他先填资料,后续再补,写病患名字时,秦炀在边上看着,见侯东彦一笔一划,第二个字,写了阿晋的“晋”……一瞬间,秦炀的眼神就变了。
  
      老医生给何晋一量体温,竟然上了四十!
  
      蒋白涧感叹:“难怪晕了,有次我发烧到39度,感觉走路就在飘了。”
  
      验了血,挂上退烧药水,医生说很快会退,侯东彦才松了口气。
  
      “谢谢你啊,要我一个人背过来,估计够呛!”他面向秦炀,眼前一亮,刚才没看清,现在才发现这哥们长得还真帅,“等何晋醒来了我跟他说,到时候让他再来谢你们,接下来就不麻烦你们了,我看着他就好。”
  
      蒋白涧点点头,转身想走,却听秦炀说:“没事,等他醒了我们再走。”
  
      “要等吗?”蒋白涧有点讶异,印象中秦炀好像不是这么“乐于助人”的性格,之前背人到医院,这个他能理解,毕竟看何晋都晕了,人命关天……可现在到医院了,有室友又有医生,他们两个“外人”还有什么好掺和的。
  
      秦炀对蒋白涧道:“你先去吃,吃完帮我捎点过来,我在这儿看看情况。”
  
      蒋白涧点点头:“行,那我先去了,诶那谁,”他看向侯东彦,“你也没吃晚饭吧,要么我一块儿带?”
  
      “我叫侯东彦,叫我猴子就行,”侯东彦从身上摸了自己的饭卡给他,“真不好意思哈,麻烦你了……”
  
      剩下秦炀和侯东彦两个人,秦炀也做了自我介绍,两人简单聊了几句,秦炀问:“何晋什么时候发烧的?”
  
      侯东彦以为秦炀留下是因为和何晋熟,所以也没遮掩,直白道:“好像是今天早上,我看他昨晚还挺好的。”
  
      秦炀语气漫不经心的:“他昨晚在干什么?”
  
      侯东彦随口道:“做ppt?他好像要去做个讲座……”
  
      听到这个答案,秦炀的情绪一下子低落了,觉得是自己多想了。
  
      其实何晋做ppt是在下午,侯东彦又不一直盯着何晋看,也不知道他具体弄到了什么时间,秦炀问这么个问题,他也不知道有什么深意,只是随口一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