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就等你上线了 > 075.不要进来

075.不要进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何晋看见“宝贝”两个字,睡虫被麻得一片挺尸,他赶紧把手缩回了被窝,像是怕被人发现自己和殇火有奸|情似的,没敢回复。
  
      再一次睡过去,何晋稀里糊涂地做了个旖旎的梦,他梦见了殇火,也梦见了秦炀,后来不知怎么回事,两个人的影像就重叠在了一起,他梦见秦炀伏在自己身上……他们做了那种事,何晋舒服得像是要死了,他从来没经历过那种快乐,最后秦炀咬着他的耳朵,一脸情|动地说:“阿晋,给我生个宝宝吧~”
  
      何晋瞬间惊醒,窗外的天大亮,他满头涔涔的全是热汗!
  
      等等,感觉到自己身体某处的不适,何晋面色古怪地地下了床,直冲浴室……
  
      还在赖床的侯东彦迷迷糊糊地听到浴室里传来水声,一看手环时间,八点多了,该起床上课去了。
  
      他慢吞吞地挪到浴室门口,却见门紧锁着:“晋哥,你干嘛呢?”
  
      浴室内的何晋吓了一跳,快速搓着手里的内|裤,镇定道:“我冲个澡,你等会儿!”
  
      大清早的洗什么澡?侯东彦皱起眉头,一脸纳闷瞅了眼何晋乱乱的床铺……额,该不会是那种事吧?可晋哥看上去这么禁欲的一个人,应该不太可能会做那种事。
  
      侯东彦打了个哈欠……嗯,要相信晋哥大多数情况下还是个正经的人!
  
      五分钟后,何晋收拾完出来,侯东彦走进浴室,一偏头就瞄见浴室晾衣架上挂着的白色内裤……
  
      ……正经你妹啊!(╯‵□′)╯︵┻━┻
  
      整一上午何晋都没什么精神,满脑子都是昨晚那个荒诞无奇的梦境,他羞愧得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活埋了!
  
      临近下课时,何晋收到了秦炀的短信,约他中午吃饭,何晋暗暗提醒自己,既然秦炀有了心上人,自己再不能对他心存瞎想了,只能维持普通朋友的关系,是的,他们只是朋友……
  
      心平气和地答应了邀约,可一见到秦炀,何晋内心又是一阵尴尬,如果让秦炀知道他成了自己做那种梦时的对象,肯定会被恶心到的吧……
  
      “手臂好些了么?”何晋低下头,强行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还包着,不过放心,已经不太疼了。”秦炀举了举手臂,包扎处被衣袖挡着看不到。
  
      何晋问:“去哪儿吃?”
  
      秦炀:“我想吃煎牛排,去三食堂吧?”
  
      三食堂是华大的风味食堂,那里价格比其它食堂贵一些,选择也没有二食堂多,但饭菜做得比较精致,还有西市、日式、韩式等各种风味套餐。
  
      既然秦炀想吃,何晋便依他,两人多走了十五分钟的路过去。
  
      到了选菜窗口,何晋要掏饭卡,被秦炀拦住了:“昨天是你请我,今天我来吧。”
  
      “我……”何晋本想说,昨晚他们两人的菜都只够三食堂一个人吃一顿,还是aa比较好,可他刚一开口,秦炀就单手扣住了他的手腕,把他整个人往自己身后一扯。
  
      仗着个子高力气大,秦炀拦着何晋不让他上前,还扭头小声说了句:“听话,我来请。”
  
      听、听……话……
  
      这、这是对学长说话的语气吗?(=皿=)
  
      秦炀抓了他一会儿,直到他不挣扎了才松开,何晋又急又气,被这样强制着请客,他并不觉得开心,作为一个男生,又是秦炀的学长,何晋感觉自己的尊严被无视了。
  
      秦炀领了取菜卡牌带何晋找位置坐下,才发现对方脸色不大好。
  
      “怎么了?不高兴?”秦炀问。
  
      何晋在桌下转了转自己刚刚被抓疼的手腕,想让秦炀以后别对自己动手动脚,可这种话说出来太没骨气,像娘们似的,他鼓着脸换了句话:“以后别这样,我不想总是欠你。”
  
      秦炀一愣,笑了:“你把我当外人呢?”
  
      何晋:“不是,但是你……”
  
      秦炀打断他:“行行行,以后不这么了,但是有一点你记住,何晋,我请你吃饭是我乐意的,不要觉得欠我。”
  
      何晋:“……”
  
      秦炀是真没生气,他还不至于这么针眼心,可能也意识到自己刚才那个举动让何晋难堪了,所以赶紧说了那些话,又因为昨晚在游戏里发生的事,秦炀的心情实在是太阳光灿烂了,所以现在看着何晋生气的模样,他也觉得可爱,只想搂着他亲一亲抱一抱。
  
      ……据说怀孕了脾气都会变差,看来是真的啊!
  
      咳,虽说只是游戏里的“怀孕”,但秦炀就是忍不住把那种曼妙的心情带到现实里来,各种浮想联翩,反正何晋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呵呵。
  
      卡牌闪烁了两下,秦炀赶紧去窗口取牛排,又见边上的窗口有酸梅汁卖,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就给何晋买了一杯。
  
      端着托盘回去时,何晋的表情已经缓和多了,其实对着这样的秦炀,他也觉得挺无力。
  
      接过秦炀递来的酸梅汁,何晋纳闷:“怎么只有一杯?”
  
      秦炀指了指不远处的自动饮料机:“我买七喜喝。”
  
      何晋无语,秦炀真是个七喜控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