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就等你上线了 > 129.我真喜欢你

129.我真喜欢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29我真喜欢你
  
      何晋被秦炀的话肉麻得不行,红着耳朵站起来,掸了掸身上的雪,和秦炀回去吃午饭。し
  
      午休时何晋见秦炀时不时摆弄手环,也不知道在看什么有趣的东西。
  
      何晋好奇,随口问了句:“什么啊?”
  
      “在看刚刚拍的照片。”秦炀给何晋看了一组他们躺在雪地里拍的,秦炀用了连拍的功能,从头开始快速滑动时,就像在回放他偏头亲吻何晋侧脸的动作影像。
  
      照片里的何晋咧着嘴,笑弯了眼睛,一脸幸福甜蜜。
  
      何晋心脏乱跳,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突然很想让秦炀把照片删掉,但秦炀只给他看了一眼就宝贝地把手腕收了回去。
  
      稍稍休息了会儿,两人就去滑雪场。
  
      滑雪可比滑轮胎难多了,秦炀也是第一次玩这运动,请了两个教练,按小时收费,两人仔细地学完滑雪步骤和注意事项,就踩在雪橇上磕磕绊绊地滑了起来。
  
      秦炀运动细胞发达,很快滑得有模有样,何晋却是翻了好几个跟头,摔了好几跤,才慢慢掌握要领。
  
      原本何晋还觉得下午计划的时间不够多,按小时收费也很比较贵,等自己滑了两个小时,才知道在低温下运动有多消耗体力!
  
      雪乡天黑得早,一直玩到太阳落山,将近三个小时的滑雪过程欢声尖叫不断,返回旅舍,何晋累得全身都像是要散架了。
  
      出了一身汗,两人依次洗了澡,何晋后洗,从浴室出来时,见秦炀拍着身边的空处开玩笑道:“老婆,来,快上热炕!”
  
      何晋:“……”
  
      整东西换旅舍太麻烦,他们住的还是昨晚那间,何晋缩进被窝里,拍开秦炀摸过来的手,故作镇定道:“我今天好累,你可别耍流|氓了啊!”而且明早两人还要五点起来去羊草山看日出,秦炀已经告诉他计划了。
  
      “抱都不让么!”秦炀边笑着埋怨,边长臂一伸把何晋捞进怀里,黏腻地索了个吻,又在耳鬓和脖颈边嗅来嗅去,亲不够似的沙哑低喃,“我真喜欢你。”
  
      何晋:“……”
  
      秦炀挠他痒痒,哀怨道:“你咋不说你也喜欢我?”
  
      “噗、你……”何晋被他挠得直扭,冻了一天的脸因为笑,扯得刺刺发疼,他感觉再放任秦炀这么下去,两人又要擦枪走火了,于是赶紧抓住对方的手妥协道,“好啦,我也喜欢你,快睡吧。”
  
      秦炀哼哼着咕哝了两句,两人十指交缠地抱在一起睡了。
  
      周六天还没亮,两人就被一阵闹铃声叫醒了,迷迷糊糊地穿上所有装备,何晋贴了新的暖脚贴,出门时被寒冷彻底冻醒了,手环显示气温只有零下三十度,两人在集合地点坐上雪地摩托车,天还是黑的,除了白茫茫的大雪什么也看不清。
  
      摩托车车速快得不得了,开起来寒风裹着冰渣,何晋无处可躲,被吹得直流生理性眼泪,那些泪水刚刚夺眶而出,就被冻结在眼角,苦不堪言,可他心里兴奋地要死。
  
      快到山顶的时候,有段路实在太陡,摩托车开不上去,要靠他们自己爬。
  
      那段路的雪厚得到了小腿,一步三滑,何晋和秦炀下了车,手脚并用地爬上去,哈出来的热气覆在鼻子上,睫毛上,全变成了冰霜。
  
      何晋已经不敢睁开眼睛,就眯着一条缝看路,怕睁大了眼珠子都被冻成冰。
  
      好不容易上了山顶,山顶简直是山下的n次方冷!
  
      秦炀牵着何晋的手,两人艰难地找到了向导提前上来搭好的帐篷,因为上半夜的雪,已经有一小截帐篷被雪埋进去了。
  
      他们费劲把帐篷刨出来,拉开拉链钻进去,开了会发热的探灯,紧紧抱在一块儿,仿佛劫后余生。
  
      好不容易缓过劲儿来,何晋这才慢慢感觉到脚底传来的温度,他哆哆嗦嗦地说:“刚刚真是天冷了,我整个人都木了。”冻得都不能思考,无法说话。
  
      “现在好点了吗?”两人坐在帐篷的暖垫上,秦炀从背后抱着何晋。
  
      “嗯。”何晋全身心放松地靠在秦炀怀里,从没有过这么强烈的安全感,也从来没有像现在那样依赖秦炀。
  
      看着满天繁星,看着蓝调愈浅的东方天际线,何晋想,如果什么都不用去考虑,什么都不用去负责,自己可能真会去幻想和秦炀在一起一辈子吧。
  
      可他们早晚会回去那个残酷的现实世界,他那么悲观,悲观地认为,两个男人绝不可能走到最后。
  
      秦炀太过优秀,性情豪放,桀骜不羁,可他却满身蛛丝,如茧缚体,身不由己。
  
      虽然他们现在在一起,可何晋却觉得如履薄冰,每一脚都像是踩在雪地上,不知下去的深浅,不知道自己是否会摔跤,也不知道自己能否再爬起来。
  
      秦炀去吻他被冻得发青的脸颊,何晋偏过头,情不自禁地寻找对方的唇,与他激烈地亲吻,他颤抖着,第一次那么主动,仿佛没有明天。
  
      他感谢秦炀带给自己的浪漫甜蜜、惊险刺激,感谢秦炀把自己从枯燥的人生里拖曳出来,感谢秦炀满足了自己所有对恋爱、对青春岁月的畅想……
  
      就这段日子吧,不管能持续多久,我陪着你,你也陪着我,你的出现和存在将会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
  
      太阳慢慢升起来,秦炀拉开帐篷拉链,带何晋出去,因为刚才那个主动的吻,秦炀激动得不能自已,手作喇叭状,朝着东升旭日照耀下的漫山白雪大叫:“何——晋!我——爱——你!”
  
      何晋心如鸣鼓,这一刻再也管不了什么理智不理智,也跟着冲动地喊了一句:“秦——炀!我——也——爱——你!”
  
      大脑跟着轰鸣,秦炀把他拉进怀里,捧着他的脸吻上去,吻他被冻白的睫毛,眼睑,鼻子,嘴上情意缠绵地念着:“阿晋……阿晋……”
  
      何晋也不知道,明明那么幸福的一刻,心里却有一点酸,眼睛也酸酸的。
  
      秦炀的鬓发和额发也被冻白了,覆着水汽结成的白霜,两人像是沧桑了好几岁。
  
      时间走得很慢很慢,仿佛这一刻就是永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