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就等你上线了 > 130.心有所属

130.心有所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30.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三天的形影不离有所惯性,何晋竟没舍得拒绝秦炀,顺着他的提议一想,心动道:“好吧,但我们这次不要去景山了,住得里学校近点儿。”明天周一,他可不想再迟到了。
  
      学校附近都是比较廉价的招待所和便捷型酒店,条件自然不如四星级的景山。
  
      不过何晋能答应,秦炀已经心花怒放了,满脑子都是那种事儿。
  
      ……我是代表纯洁的分割线_(:з」∠)_……
  
      次日一早听闹铃醒来,没睡够的何晋眼下铁青,扶着腰从床上坐起来,感觉到某个难以启齿的地方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酸疼。
  
      秦炀感觉何晋起来了,迷迷糊糊地凑上来就想要早安吻,被何晋绝情地推了一把,一股凉气钻进被窝,那人已经忍着不适下床,缓慢地朝洗手间挪去。
  
      行动间每一丝牵扯都提醒着何晋昨晚所经历的背德快|感,羞耻得让他想去撞墙!
  
      他感觉昨晚答应和秦炀在这儿住简直是自己做过的最错误的一个决定……都说恋爱会让人变傻,看来他是真傻了。
  
      秦炀撑着上半身,看着何晋消失在洗漱间的背影,倒回床上,抽过何晋的枕头紧紧抱住,深深吸了一口气,一脸的陶醉加靥足。
  
      洗漱完出来,何晋已经适应了点儿,秦炀殷勤地问他早饭要吃什么。
  
      “随便吧。”何晋淡淡地说,嗓音有点沙哑,是昨晚叫的。
  
      光听着这个声音,秦炀就有了反应,他暗骂了自己一句,去洗了个冷水脸,然后两人退房、买早点、回宿舍放东西。
  
      何晋回去的时候,侯东彦才刚起来,欣喜地从洗浴室扭过脑袋:“啊,晋哥你回来啦!我还当你今天又要逃课了!”
  
      何晋心虚地找了个借口说:“昨天到a市很晚了,怕打扰你,就在外面过了一夜。”
  
      侯东彦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问:“滑雪还好玩吗?”
  
      “嗯,很刺激。”何晋一边整东西一边跟他简单说了下他们的行程,当然不包括和秦炀相处的细节。
  
      侯东彦听得无比羡慕,只是心中有点遗憾,要是秦炀是个女的,那整件事就完美了。
  
      等侯东彦拾掇完,两人拿了教科书一起去上课,路上侯东彦叫了一声何晋的名字,但面色古怪,欲言而止。
  
      何晋还以为被侯东彦看出什么,紧张道:“怎么了?”
  
      侯东彦挠挠头,小声道:“晋哥,那啥,我知道你跟秦炀那种关系,也不反对,但别人不知道,秦炀在朋友圈发了那种照片,会不会不太好?”
  
      何晋心里咯噔一下,脸色发白地问:“什么照片,他发在哪里?”
  
      侯东彦还以为何晋知道,看他这样子,连忙解释:“就是你们雪地里玩的照片,没几张,他发在联络人朋友圈啊。”
  
      “联络人朋友圈”是手环自带的社交软件,主要是手环使用者存储的所有联络人形成的社交圈,手环用户可以直接在上面发布讯息,分享给自己的所有联络人看到。
  
      何晋不太玩社交,之前和秦炀交流,秦炀也说不玩me,所以以为他也跟自己一样,根本没想到秦炀还会在联络人朋友圈发状态!
  
      潜意识里担心的事情发生,何晋心急如火燎地打开了手环,找到那个几乎没点过圆圈图标,进入“朋友圈”,找到秦炀,翻到他最近发布的几条动态。
  
      最新一条来自昨天半夜,两点半——
  
      “爱人在怀,心满意足。”
  
      附图是自己靠在秦炀怀里沉睡的照片,照片抓拍得很好,没露出他的脸,只露出半个黑乎乎的后脑勺,短发,还有秦炀勾起嘴唇、下巴、脖子……虽然两人都盖紧了被子,别人也看不清秦炀怀里的那个人是谁,但何晋知道,这张照片是秦炀在他们做完那种事情后拍的,当时他已经睡着了。
  
      下方的评论区,何晋只能看到共同联络人的回复。
  
      蒋白涧:“一大早醒来就看见你又秀恩爱,拖出去烧死![火把]”
  
      仿佛不堪的私生活完全被曝光了似的,何晋心中五味陈杂,这张照片想必侯东彦也看到了吧?老天,这让他以后还怎么堂堂正正做人!
  
      再往下看,是两天前的一条状态。
  
      秦炀发布的文字信息是:“心有所系,爱有所属。”
  
      三张照片,第一张,是两双雪地靴的特写;第二张,同样没有人,只有雪地上苍劲有力的“秦”字,还有一只纤长洁白的手,正写下晋字的第一笔;第三张,是两人躺在雪地上,秦炀亲吻何晋的那张,这张何晋看到过原片,但被发布的照片上,何晋的脸被秦炀拿河狸公仔的照片遮掉了。
  
      何晋心里七上八下的,虽然几张照片都拍得很有意境,也没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但一点点细节就足够让人胡乱联想了,秦炀在学校里这么出名,何晋都不敢想,这些照片会有多少人看到。
  
      下面的回复,他能看到也只有蒋白涧和侯东彦的——
  
      蒋白涧:“啧啧啧,我好像猜到是谁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