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就等你上线了 > 134.七夕情人节

134.七夕情人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天晚上秦炀来接何晋下班,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
  
      “我还没答应,说要考虑考虑。”秦炀握着方向盘轻轻旋转,语气中有一丝难以掩饰的小骄傲,尤其是说到报酬的时候,他眉飞色舞道,“代言费六百万一年,一千万两年,税前,据说都够得上一线明星的费用了,拍摄更新不超过三次,他们见我犹豫,说我有要求可以再跟他们提。”
  
      六百万……!
  
      何晋惊讶得嘴都合不上,他找个实习工作月薪税后不到四千,就算毕业后第一年合同签得好,据说也就年薪十万起步,可反观秦炀,随便做做直播,就是动辄二十万的月收入,刚刚听到到的代言费则更加离谱……六百万,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数量级?
  
      何晋本以为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慢慢达到和秦炀相近的水平,可现在他不得不感叹,像秦炀这种被命运之神眷顾的人,根本不能用来比,只能用来仰望。
  
      “你觉得怎么样?”秦炀侧头看他,帅气的五官在窗外路灯的照耀下格外得神采飞扬。
  
      虽然秦炀是在征询何晋的意见,但他心里的想法和决定已经全然表现在了脸上——他心动、他想去做。
  
      何晋能说什么呢?反对?泼他冷水?不会的。
  
      的确,何晋怕秦炀曝光,那样肯定会连累到自己,学校里的流言蜚语就是前车之鉴,华大的环境还算是相对学术,他们搬出来后,捕风捉影的八卦一个月就消散了,可一旦范围扩大到全国,万一网友把他们人肉出来了,他该怎么办?
  
      但转念一想,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哪个对金钱和名利没有欲望?这样一个大好机会摆在秦炀面前,何晋也不希望对方因为自己的胆怯就放弃,那样会让何晋觉得自己太自私。
  
      秦炀见何晋沉思,问道:“你是不是担心我曝光后会有麻烦?其实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以前我也觉得麻烦,但现在我不这么想了,这世界上那么多的成功人士,上电视访谈的,上杂志封面的,他们不也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么?其实只爬到社会的顶层去,咱们才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秦炀这段话透出了他对前途的强烈野心,他想往上爬,想变成成功人士,何晋没有理由做他前进道路上的绊脚石。
  
      “你要是想做……就去做吧。”何晋违心地对秦炀笑了笑,颇有些艰难地说出这句话。
  
      秦炀果然很高兴,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手伸过去握住何晋的手掌:“宝贝儿,相信我。”
  
      何晋看向窗外,耳根处红红的:“别这么肉麻。”
  
      看着窗外的灯影车流,何晋莫名有些担忧,这事儿表面上看起来是好事,却让何晋却觉得,之前他认为的平静生活,也许只是自欺欺人的假象。
  
      “哎对了,”秦炀开了一会儿,又道,“这周末我要回家一趟,你跟我一起回去吧?”
  
      何晋怔了怔:“去你家?”
  
      “对,我很久没回去了,周末我妹生日,姜姨给我打电话,希望我回去吃个饭,”秦炀瞅了他一眼,“我说我现在跟你在外面租房子住呢,姜姨说让我把你也带上。”
  
      何晋想起那个和蔼温柔的女人,点点头说:“好。”
  
      周末,何晋随便穿了身干净的休闲装就跟秦炀出门了,他本以为只是跟秦炀的后妈以及弟弟妹妹吃饭,所以只给妹妹买了精致的小蛋糕做礼物,其余什么都没准备,结果那天到了秦炀家,却发现秦炀的爸爸也在!
  
      年初在秦炀家借宿了几晚,当时秦炀的爸爸忙工作,何晋白天又出门打工,都没见着人影,所以这还是第一次见到。
  
      何晋顿时紧张起来,觉得自己穿得不够正式,上门又没带其他礼物,特别不礼貌。
  
      秦炀悄悄揶揄他:“干嘛这么紧张,丑媳妇总要见公婆,何况你也不丑。”
  
      何晋无语,想到自己和秦炀的关系,拘束地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
  
      秦炀跟他爸爸长得不太像,他爸爸个子矮了些,胖了些,五官粗犷了些,年纪看上去很轻,大概四十来岁,浑身有种典型生意人的气质。
  
      秦炀把何晋往他爸爸面前一扯,直白道:“爸,这个就是何晋,我男朋友。”
  
      何晋:“……!!!”
  
      这句话对何晋的冲击太大了,吓得他脸色发白,一瞬间无地自容,他想拼命隐藏的东西,秦炀总能肆无忌惮地脱口而出,无所畏惧。
  
      “哦呵,你小子十七岁那年偷我那瓶威士忌,还喝得酩酊大醉,就是为了这孩子?”秦爸爸仔细打量和何晋一番,似笑非笑的,何晋从他嘴角的弧度中找到了秦炀的影子,对方打量的眼神并不让人反感,却让何晋觉得有些难堪。
  
      “是啊。”秦炀的语气显得浑不在意。
  
      他爸简单问了何晋几句话,老家哪儿的,念啥专业的,问到一半被秦炀粗声粗气地打断了:“别问了,他今天就来吃个饭。”
  
      姜阿姨在边上帮腔:“就是啊,小何难得来一趟,你少打听两句,让人多不自在呀。”
  
      何晋无奈地打圆场:“没事,没事。”他倒不怕跟长辈聊天,就是感觉被人用“准媳妇儿”的眼光打量实在是太奇怪了。
  
      秦炀的爸爸哭笑不得,抱怨了一句:“真不知道谁是亲的!”
  
      一家人围坐着吃饭,点蜡烛,给小寿星唱生日歌,送礼物,热热闹闹,气氛好得让人羡慕。
  
      何晋不知怎么想起了托尔斯泰的一句话:幸福的家庭都是相同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半年没跟家里联系,他也不知道自己爸妈都怎么样了,两老的电话号码早就被何晋从黑名单里解禁出来,几次想偷偷给他爸打个电话,问问他们最近怎么样了,可总鼓不起勇气,何晋也很难受,难道他们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状况吗?
  
      饭后,姜姨给大家泡了茶,秦炀的爸爸去书房抽烟,趁着秦炀被他弟弟缠着,实在忍不住好奇,朝何晋偷偷一招手,把人叫进了书房,“小何你别紧张,叔叔就跟你简单聊几句。”
  
      何晋哪会不紧张,也不知道对方要跟自己聊什么,恭敬道:“叔叔您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