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变身骑士小姐 > 番外2 群友创作的二次同人 副官亚瑟的日常

番外2 群友创作的二次同人 副官亚瑟的日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会客厅跟副官处并不是很远,亚瑟很快就来到了会客厅。大厅门前,副官泽尔正面对着大门痴痴的回味着什么。看到泽尔那一脸痴迷的样子,亚瑟颇为不悦。他径直走到泽尔的身边,冷冷的喊起了泽尔的名字。
  
      “泽尔迪格上尉,陛下还在会见贵族嘛?”
  
      泽尔一个哆嗦,回过了神。他一脸懵懵的亚瑟,有些结巴的说道:“是,是的,长官。陛下还在会见客人,您,您怎么来了?”
  
      “有特提绝密。陛下现在在会见谁?”亚瑟直截了当的问道。
  
      “呃。。。。。。”泽尔支支吾吾起来。
  
      “是谁?”亚瑟提高了嗓门。
  
      “是卡特拉娜女士,”泽尔不好意思的说道:“是卡特拉娜女士正在觐见陛下。”
  
      亚瑟轻哼一声,抬手就要敲门,可泽尔却突然悻悻的说道:“长官,这时候敲门不好吧?”
  
      亚瑟面露愠色的看了一眼泽尔,泽尔努了努嘴,退到了一旁。亚瑟抬起右手用力的扣响了金色的门环:“报告!”
  
      “进来!”
  
      瓦里安威严的声音从会客厅传了出来。得到允许的亚瑟,下意识的挺直了腰板,他整整衣服,准备推开大门。这时,亚瑟转过身对泽尔严肃的说道:“泽尔迪格上尉,无论何时都要记住你军人的身份。”
  
      亚瑟推开大门,一股诱人的香水味突然萦绕在了他的鼻尖。亚瑟定了定心神,控制着自己尽量不朝那香水的来源看去,但既是这样,那双裸露在外,修长而又匀称的玉腿,还是隐隐约约的映入了亚瑟的眼睑。
  
      亚瑟头也不抬的径直走到瓦里安面前,朝瓦里安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毫不避讳的将文件交给了瓦里安:“陛下,有特提、绝密军情,请您尽快处理。”
  
      瓦里安接过文件,点了点头。亚瑟站到一旁,抬起了额头。也在这时,亚瑟终于看清了那双玉腿的主人。
  
      黑色如瀑的长发映衬着那俊美妩媚的面容,黑色得体的丝绸长裙完美的显露那丰满诱人的线条,裙摆的分叉恰好的展示着那修长美白的玉腿,红如樱桃的朱唇微微轻启,那双微露碧波的眼眸,就像云中朦胧的明月般,正轻轻的看着自己,仿佛在诉说着一丝埋怨和期盼。
  
      尽管有着心理准备,但这诱人心魄的眼神,仅仅一对,就着实让亚瑟怦然心动,也让他想起了一个埋在心底的人。亚瑟心里微微一紧,抓住了那飘摇的思绪。亚瑟轻咳一声,军人的素养让他很快镇定下来。想必这诱人的芬芳,正是那害人的毒药吧。亚瑟避开那位黑发女士的目光,微微欠身,站在了原地。
  
      卡特拉娜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位身着海军军官。她一面优雅的向这位军官颔首回礼,一面飞快的思索这位军官的身份。应该是那个从海军调回王庭的亚瑟?艾斯特尔伯爵,不过是个二十岁的小崽子嘛。卡特拉娜暗地里一笑,用玉手轻掩朱唇向瓦里安柔声问道:“陛下,这位英俊的小伙子就是那位刚刚继承爵位的艾斯特尔伯爵吧?”
  
      瓦里安微微颔首,扭头对亚瑟说道:“这位就是卡特拉娜?普瑞斯托女伯爵。”
  
      亚瑟应诺,转身对卡特拉娜微微颔首,说道:“身着戎装,公务在身。就不向您行礼了。请您原谅,女士。”
  
      卡特拉娜微微一笑,妩媚的脸上顿时风情万种。她温柔的看着亚瑟,轻柔的说道:“伯爵阁下真有趣。只是,只是阁下一直低着头,连头都不抬,这未免有些失礼了吧。”
  
      亚瑟皱了皱眉头。这酥麻的声音着实勾人魂魄,亚瑟打起精神,谨慎的答道:“有特提绝密军务,我不敢四处张望。”
  
      卡特拉娜轻声笑了起来,那轻掩红唇的样子,有着说不出的美丽。卡特拉娜轻抿红唇,对瓦里安说道:“亚瑟伯爵下真的是个有趣的人。不过陛下,看样子我该告辞了。”
  
      瓦里安一言不发的点了点头。卡特拉娜优雅的起身,整理了下衣服,对瓦里安轻提裙摆,深施一礼。接着,她俏皮的说道:“那我改日再来觐见,再见了瓦里安陛下。”
  
      瓦里安微微欠身。
  
      “那,亚瑟伯爵,改天再见了。”卡特拉娜对亚瑟嫣然一笑,走出了会客厅。
  
      等到卡特拉娜走出大厅,亚瑟才长舒了一口气。看着亚瑟如释重负的样子,瓦里安笑了起来:“怎么?交战了一次?”
  
      亚瑟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女人真不寻常。”
  
      “只是不寻常?”瓦里安挑了挑眉头:“这么样的尤物只有不寻常?”
  
      “她敢直呼您的名讳,还不寻常?”亚瑟反问道。
  
      “混账。,”瓦里安笑骂道,“把玩笑开到我的头上来了。”
  
      亚瑟嘿嘿一笑,然后压低声音严肃的说道:“这样的女人,陛下要多加提防她呀。”
  
      “我知道的。”瓦里安点点头,示意亚瑟拉上窗帘,然后拆开了这封特提绝密文件。
  
      绝密文件果然如亚瑟预料的那样,是一封附加了简单影像魔法的铭文纸。亚瑟拉好窗帘准备离开,瓦里安却叫住亚瑟留了下来。瓦里安解开文件上国王专用的密码,将纸摆放在茶几上,轻抚纸面,一幅魔法立体影像顿时从纸上栩栩如生的显示出来。
  
      “天哪,这,这种东西就是燃烧军团?”
  
      “那东西的翅膀在燃烧嘛?”
  
      “他们来了,来了。”
  
      “不要怕!将士们!挺起胸膛!准备迎战!”
  
      图像里,一个身着金色少校盔甲的少女挥舞着长剑,站在前列,鼓舞着将士们的士气。
  
      霎时,图像完毕。又一副影像清洗的显示出来。
  
      看着影像里绿色、强壮的生物,亚瑟突然站了起来:“兽人?”
  
      良久,面色沉重的国王才开口说道:“联系克劳迪娅,我现在就要和她对话!”
  
      副官亚瑟的日常(四)——国王与克劳迪娅的对话
  
      巍峨的法师塔里,王廷法师们正有条不紊的调试着魔法通讯戒指。上午的时候,国王召开了紧急御前会议,会议上无休止的争吵让国王很不高兴。现在,国王要亲自跟瑟伯切尔少校对话,看着国王那一脸阴沉的样子,这些法师们明白,如果不能保证通讯畅通、语音清晰,自己估计要遭大殃。
  
      由于涉及机密,整个魔法通讯室都是用侏儒发明的一种隔音玻璃组装而成,国王陛下也不想让更多的人呆在身旁,除了亚瑟少校留在了通信室做记录外,其他人调试好通信设备后,就离开了通信室。
  
      亚瑟熟练的调试好通信戒指的频率,弯腰检查了一下基座的魔力供应源,便拿起笔记本退到一边。一旁的瓦里安则坐在椅子上,有些期待的看着戒指上表示正在连线的的黄光。突然,戒指的光芒由黄绿,瓦里安猛地直起了身子,他迫切的用一种关怀的声音问道:“克劳迪娅?是你吗?我是瓦里安。”
  
      亚瑟不自然的吸了一口冷气,国王这关切的样子可真少见。亚瑟暗地里咂咂嘴,握紧笔杆准备记录。这时,通信戒指的另一侧传来了一个柔和的声音。
  
      “是我,陛下。”
  
      亚瑟挑了挑眉。话虽不多,可以听出这位女男爵也对国王的亲自通信有些诧异,但她很快冷静了下来。在接下来的对话里,亚瑟一边欣赏着这柔和的女声,一边完善着克劳迪娅在自己脑海里的形象。诚然,这位女男爵的声音就像竖琴般婉转动听,但这动听的声音里,同时表露着一种坦然和坚定。十六岁的英雄圣骑士,比自己还要小六岁。亚瑟在心里默默记住了这个女男爵。
  
      瓦里安跟克劳迪娅的对话始终围绕着燃烧军团和部落,还有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殿下请求援军的问题。从克劳迪娅描述的情况来看,这个由恶魔组成的燃烧军团十分恐怖,正是荼毒北方王国的天灾军团的真正主人,这个燃烧军团就是为了消灭这个世界而来,他们无恶不作,只在杀戮和破坏中得到满足。这群恶魔过于强大,只有和部落联盟才能战胜他们。
  
      亚瑟将克劳迪娅的汇报一字不差的记录了下来,在亚瑟看来,这确实是一个惊天的消息。他迅速的理解着克劳迪娅的汇报,作为第一个接触这个情报的第三者,他需要马上领会,做出判断。只不过信息量太大,瓦里安对克劳迪娅的关切语气,还有“只想听听我的副官”之类的言论,让他不禁妄加揣测起国王的圣意来。
  
      两人的交谈接近尾声,瓦里安国王嘱咐克劳迪娅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本以为只是平常性的嘱咐,可国王那一句“战场上的你,真是耀眼”的言辞,着实吓坏了亚瑟。这话可不能出现在记录里!亚瑟抿抿嘴,手一划,将这句话从记录里彻底抹掉。
  
      结束对话的瓦里安,坐在椅子上陷入了沉思。看着国王有些“惆怅”的样子,亚瑟轻轻走上前,试探的问道:“陛下?”
  
      瓦里安回过神,看了看亚瑟,叹了一口气:“你先退下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亚瑟微微颔首,轻轻的走了出去。
  
      副官亚瑟的日常(五)——大战前的准备
  
      今天的副官处非常忙碌,除了昨晚值夜的克罗诺斯外,剩下的副官全部在办公室里处理着工作。副官长德文应该晚上前来值夜,但大军即将出征,他必须留在办公室里协调公务。
  
      亚瑟今天早上到了办公室,才知道国王昨晚大发雷霆、决定御驾亲征的消息。在亚瑟看来,出征西部大陆理所应当,与其派出部队象征性的支援,还不如派出大军与部落合作,做一个生死一搏。至于国王亲征,亚瑟深表理解。毕竟,王国里没有一个人能代替瓦里安国王统领全军,而且自己心仪的女子惨死在了自己“弟弟”的手里。国王陛下失去的东西太多了,不应该受到这样不公的待遇。
  
      出征的消息,让副官们十分兴奋。能够像祖辈那样提剑杀敌、立下战功,正是他们这个年纪怀抱的梦想。但过度的兴奋却让他们反而有些毛手毛脚起来,一份简单的命令起草,竟写了四五次。上好的羊皮纸被揉的乱七八糟,四处乱丢。看着他们浮躁的样子,亚瑟和德文这两个高级军官摇了摇头。两人相互对视一眼,亚瑟便开口训斥起来:“临危不乱、临乱不惧!看看你们这浮躁的样子!能跟着陛下出阵吗!”
  
      年轻的副官们一愣,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德文也接着训斥道:“还没出发,你们就焦躁成这个样子,要是真上了战场,估计你们连剑都握不紧了!泽尔,把这份命令拿回去重新起草!”副官们惭愧的低下了头,泽尔小心翼翼的从接过文件,修改起来。亚瑟和德文训斥的很对,军人就应该镇定自若。
  
      看到副官们认真起来,亚瑟拉着德文走到了一旁。大军即将出征,德文和亚瑟两个高级副官都要随驾出阵,两人的工作也随着这次出征发生了变化:亚瑟除了担任副官以外,还要以国王海军参谋的身份在国王身边参赞军务。一番商量之后,两人决定:德文主内,负责副官处在出征期间的日常工作;亚瑟主外,负责副官处与参谋部的对接。达成共识之后,亚瑟就急忙朝要塞的作战室赶去。
  
      此次出征颇为意外,动员兵力也比较庞大。尤其是穿越大海,抵达西部大陆的航线,成为了参谋部优先讨论的问题。根据塞拉摩最近传来的情报,还有王国现有的海图来看,参谋们一致认为,远征大军应由第七舰队护航,沿着库尔提拉斯海军抵达塞拉摩的航线,首先安全到达的塞拉摩,然后再北上与吉安娜殿下的军队会合。毕竟,暴风王国海军到过西方大陆的舰长很少,这条由库尔提拉斯海军开辟出来的航线,在安全上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但瓦里安却对这份决定予以了否决。在瓦里安看来,大军最好能在距离吉安娜殿下部队最近的地方,一次性登陆。否则再多的兵力,也起不到救援的作用。参谋部和国王的意见产生了分歧。这时候,所有人把目光聚焦在了这位身着海军军服的年轻伯爵身上。
  
      这位伯爵正俯身从海图上寻找着一个名叫艾萨拉的地方,这个地方他曾经驾驶军舰抵达过。调回王庭之前,这位伯爵是暴风王国海军新式三等风帆战列舰“狮鹫”号的舰长,当时的“狮鹫”号就在这一区域停泊。七年的海军生涯,让这位伯爵见识过南洋的血帆海盗,也见识过极北裂境的猛犸人,从见习少尉到一艘主力舰的舰长,这位伯爵绝对是王国里最为优秀的海军军官之一。更可况,这位伯爵是第一个航行到西方大陆进行考察的主力舰舰长。
  
      认真观察海图的亚瑟,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成了全场军官的焦点。直到伯瓦尔大公爵轻声喊了喊亚瑟的名字,亚瑟才一个激灵反应过来。看着军官们的目光,亚瑟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另一位同僚,杰瑞斯塔海军中校。杰瑞斯塔中校会意的瞥了一眼海图,然后掩着朱唇对着国王轻咳了一声。亚瑟顿时明白过来,现在是想让他发表看法了。他清清嗓子,整理一下领口,用询问的目光看向瓦里安国王。
  
      瓦里安对上亚瑟的目光,郑重的点了点头。
  
      亚瑟脸色一凛,朝国王微微颔首,便走到海图桌前,指着一块地区,用不大不小声音说道:“其实,我们可以让舰队停靠艾萨拉,让大军从艾萨拉北部地区直接登陆。”
  
      “艾萨拉?”军官们异口同声的问道。
  
      “是的,艾萨拉”,亚瑟俯身指着地图,心里迅速计算着航行的数据:“艾萨拉是西方大陆边界延展出来的一个海湾地区,海湾内部礁石林立,舰队无法进入。但其北部是一片平坦的海滩,周围地势平坦,树木茂盛,可以作为舰队的临时驳锚点。”
  
      “可航线。。。。。。”
  
      “航线没问题,”亚瑟直接打断了一位军官的询问:“王国曾经派出过军舰到这一带考察过。我去过,杰瑞斯塔中校也去过,相当一部分主力舰舰长都航行这个地方。海军部还保存着这条航线的航海图的航海记录。如果计算严密,舰队可以安全的抵达艾萨拉。”
  
      “那中途补给呢?”
  
      “基本不成问题,‘’亚瑟想了想说道:“趁着季风,应该两周之内就可以到达。”
  
      军官们陷入了沉思。亚瑟的方案引起了国王的注意。这个方案很冒险,但时不我待。良久,瓦里安下达了口谕:“就在艾萨**陆,着手准备吧!”
  
      “遵命陛下!”在军官们异口同声的回答里,战争的机器开始运作了。
  
      副官亚瑟的日常(六)——第一次见到克劳迪娅的妹妹,叫帕尔崔丝的美丽小妹妹
  
      随着国王的一声令下,暴风王国的军事机器开始一步一步的运转起来,对于战争,这个曾经被灭亡的王国,有着一条全体国民共同遵守的底线,那就是修我戟矛、与王同仇,与子同仇。只要国王下令开战,所有的一切都要为战争让步、为王国的军队让步!一条条军令畅通的从参谋部发出,结束会议的亚瑟本来想回到副官处休息,可德文突然找到亚瑟,拉着亚瑟一起去了国王的办公厅。
  
      “刚才我派女官去了克劳迪娅的宅邸请她的妹妹帕尔崔丝进宫,”瓦里安看着两位副官,有些沉重:“过会儿,帕尔崔丝进宫之后,你们两个要好好接待,马上通知我。”德文和亚瑟两人互视一眼,点头应诺,退了出去。
  
      对于克劳迪娅的惨死,德文和亚瑟都非常的惋惜。亚瑟虽然没见过这位年轻的女男爵,但通过同僚和皇家卫士的描述,亚瑟对克劳迪娅的映像十分不错。美丽大方,坚强勇敢,更何况她还是一个十六岁的女性英雄阶圣骑士。这样一个年轻有为的少女,就这样惨死在了那个背叛者的手中,就这样消逝在了豆蔻的年华里。只留下一个孤苦伶仃的小妹妹,真的叫人十分同情。
  
      一会儿,在女官的带领下,帕尔崔丝轻踏着莲步,慢慢的走进了副官处的办公室,就在帕尔崔丝走进副官处的那一刻,这些王国的精英们,全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痴痴的看起这位貌美绝伦的小姐来。
  
      这位年轻的少女不过十四、五岁,但她周到的礼仪、大方的举止,一颦一簇都透露着无比的优雅与高贵。那金色柔顺如流水般的长发,被她正整齐的束在脑后;精致的鹅蛋在阳光下脸被衬得十分娇美可爱;一袭白金色的魔纹布蕾丝连衣裙,将少女衬得如公主般典雅;白如羊玉凝脂的藕臂、天鹅般修长的脖颈,尤其是那清晰分明的锁骨,更是美的让人忍不住想上去好好亲吻一番。
  
      女官对这些“绅士们”的表现很不满意。人家还是一个未出阁的小姐,你们就这样盯着人家,真是无礼。尤其是那个泽尔迪格,更是过分,墨水从鹅毛笔上流了下来,都不知道。还有德文,都结婚生子了,还在那恬不知耻的盯着这位美丽的小姐。也就艾斯特尔伯爵还绅士些,知道低头回避。女官轻咳一声,副官们一个激灵,回过了神。
  
      女官看了一眼德文,不满的说:“德文副官长,应陛下的邀请,我带帕尔崔丝?瑟伯切尔小姐进宫觐见陛下,帕尔崔丝小姐到了。”
  
      德文自知失礼,他蹭蹭鼻尖,刚准备起身,女官接着说道:“不麻烦副官长了,您先忙。”然后女官看着亚瑟,好声说道:“艾斯特尔伯爵,您现在忙吗?”
  
      亚瑟一愣,有些不知所措的看了看德文。德文暗地里做出一个加油的姿势,然后郑重的点了点头。亚瑟皱了皱眉,转头仔细看了一眼帕尔崔丝。如果说那位卡特拉娜女士妩媚的就像诱人的蜜糖,那这位少女就像画里走出的仙子,纤尘不染。真的好美。亚瑟低头自嘲的一笑,慢慢站起身,恭敬的说道:“女士,陛下有交代,帕尔崔丝小姐进宫之后,可以直接觐见陛下。您直接带着帕尔崔丝小姐去陛下的办公厅就行,不用我们通报。”说着,亚瑟便在众人有些诧异的目光中,坐了下来。
  
      女官更是有些愣在原地,这位伯爵竟然推辞了一位女士的求助。女官讶然的看着亚瑟,一时间竟不知如何答复。德文此时恰好的轻咳一声,打破了这颇为尴尬的局面:“女士,亚瑟少校今天很忙,等一下他还要参加海军部的会议。还是我去通报吧。”德文起身,走到女官面前,向女官轻声道歉,然后便和女官走出了办公室。
  
      看着那位仙子离去时的倩影,亚瑟低下了头。
  
      她是不会记住我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