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绝色冷妃 > 第一章 缟素漠漠飞风沙

第一章 缟素漠漠飞风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历朝671年,当朝贵妃凤夕瑶因幻术被囚冷宫。
  同年,豫王凤鸣,因通敌卖国之罪,被判满门抄斩。
  肮脏漆黑的牢狱中,到处都充斥着令人发晕的霉味和血腥味。屋子里很黑,透过仅有的一个小窗子可以看到角落蜷缩着的两个身影。
  “母妃,我们都会死吗?”凤夕颜瑟瑟发抖的躲在豫王妃的怀中。也许是饥饿的缘故,她的头无力的垂在凤王妃的身上,白皙细嫩的小脸也失去了往日的光泽。
  “会,颜儿怕不怕!”豫王妃颤抖着把女儿拦在怀中,她美目中的泪扑漱而下。
  “母妃,颜儿不怕死……但是颜儿不想死。颜儿被囚在阁楼八年,好不容易被父王放出来,却又进来这里。颜儿想去学武功,想见姐姐,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母妃,为什么没有人来救我们?你给我看的书里说,好人不是都会被救出去么?”凤夕颜扬起不开心的说道。她扑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像是两把小扇子一样迷人。
  “颜儿知道什么是死?”豫王妃慌忙拭去泪水问道。
  “知道,被挖了心肝是死,被斩了头颅是死,鲜血流尽也会死,被冤鬼索命也会死,还有很多很多……”凤夕颜数着手指头,把自己从书上看来的故事一一讲给豫王妃听。
  “冤魂?呵呵……颜儿,如果你能逃的出去,千万要记得不要复仇,你要好好活下去!”
  “不,母妃,我们是被冤枉的对不对,既然被冤枉为什么不能鸣冤复仇?”
  “睡吧,睡吧!母妃累了!”豫王妃把女儿紧紧拥在怀中,她害怕下一刻就会看不到自己的女儿。还有她的瑶儿,被囚在冷宫,吉凶难料!只要沾染到皇家就不会有好下场,但愿她的女儿下辈子再也不要和扯上什么关系!
  另一间牢狱中,关着豫王凤鸣!他面墙而立,神思复杂,仪容整洁的根本不像是在做囚犯。一步错步步错,都是自己害了家族,他每天都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
  听到背后有熟悉的脚步声传来,他脸上表情终于有些放松:“救颜儿出去,记着一定要告诉她我们凤家是因何而亡,告诉她皇室之人的凶残。我凤家的儿女生来就是富贵命,决不能平淡的苟活于世。慕凡,你记着,为父即使在九泉之下也要看着我们凤族的冤案被昭雪!”
  “儿臣遵命,定不负父王所托!”黑衣人跪倒在豫王身后!他的声音中透着异常坚定的信念!
  天牢中,凤夕颜离奇失踪。满城风雨中传言纷纷四起,凤家次女凤夕颜是巫神再世,有飞天遁地的本领。凤夕颜听闻苦笑,自己能从牢狱中逃出是有高人相助,如果自己真的会巫术,那肯定能阻止这灭门惨案。
  凤夕颜每次闭上眼都是那血流成河的凄惨景象,父母宁死不屈,族人哀鸣连连。她恨那高高在上的君王,善恶不分,草菅人命,更辜负了姐姐对他的深情。
  洛城皇宫内,正在紫宸殿休憩的皇帝李明轩忽然听到女子的吟诗声:
  美人卷珠帘,深坐颦娥媚。
  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
  “瑶儿?”
  李明轩被惊醒,望着空无一人的大殿他才知自己是在做梦,那个笑魇如花满腹经纶的女子已不会再回到他的身边,是自己的无知和多情葬送了她年轻的生命。
  他是君王,也是杀人无数的魔鬼!每日他的心都在深深自责,每夜他的魂都欲破体而出。他在忏悔,在赎罪,可是错过的一切,又如何能再重来!
  凤氏惨案后的秋天,又一轮的采选开始,许多大臣家中的妙龄女子被送往宫中选秀。宫门外一排整齐的秀女队伍缓缓进入皇城,在宫门的一边有一辆很不起眼的马车停在那里,马车中一个七八岁的女孩正撩起布帘看向那群秀女。只见女孩一身麻布孝衣,束着简单的双丫髻,两旁分别着朵白色的珠花。女孩的睫毛很长,厚重的齐刘海下面有着乌黑的眼眸,鼻梁高挺,樱唇粉嫩,小巧的脸庞十分白净,尖瘦的下巴微微扬起,这样精致秀丽的女娃车夫莫大齐从未见到过!
  女孩手中紧紧握着一个被她蹂躏的不像样的纸张,她表情冰冷对着皇城的方向低喃轻语:“姐姐等我!”
  纸张被女孩丢在空中随风飞舞,它飘到一辆马车的前方忽然着火慢慢化为灰烬。那车上的妙龄女子刚好看到这样的景象,她匆忙下车却只看到落在灰土中的纸灰。她站立此处久久不能回神,因为地上的灰烬又被风刮出一个模糊的凤字。她欲蹲下细看却被丫鬟推着送上马车,透过马车上小窗口她四处观望,在皇城的一边有一个七八岁的身着孝衣的女孩,她是谁?
  凤夕颜察觉到她的目光把帘子放下,赶车的车夫一挥鞭子,马儿扬起四蹄朝西边奔去,一片尘土扬起马车的身影逐渐模糊起来。这辆马车驶往西北边疆苦寒之地,那里离皇城洛都甚远,管辖松懈人烟稀少,正是她可以藏身之处。一个月前她送大哥慕凡离开,自己却留下了洛城,她想去父亲的旧友那里寻求帮助。
  就在她要去往大将军府邸求救时,却听到他因将军夫人离家出走已在两日前前往西北边疆,据府里人说要可能要去几年。凤夕颜决定等过完父母和姐姐的七七忌日,再动身去边疆和慕凡会和。此时大哥慕凡给凤夕颜来了书信,他把自己的地址告诉了她说在那里等她。还告诉她一路上不能泄露自己的身份和去处,另外还有毒药一包。
  车夫是一个年近四十的中年男人,他本来不想接这一趟活,可是看到凤夕颜小小年纪独自上路他心软了,他说怕她遇到危险。这一路他俩走走停停明明只要一个月就能到达,可是她们却用了近两个月。
  “小丫头,你哥哥也不来接你啊?”
  凤夕颜从马车中钻出来,拿出怀中的白色帕子擦了把额前的汗珠,之后对着他娇憨一笑:“莫大叔,哥哥忙走不开,这一路多亏了有您照顾,真是多谢了!”
  “谢什么,快回车里去,外面的风沙大小心迷了眼睛。”莫大齐看到她从马车中钻出来,紧张的掀开帘子又把她给推了进去。前几日因为凤夕颜贪玩同他一起坐在前面,结果被沙子迷了眼睛,虽然之后是弄出来了,但是那只眼睛又红又肿像个核桃似的可把他吓死了,他说这么漂亮的小姑娘伤了眼睛可怎么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