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是魁拔 > 第一百三十五章:新生

第一百三十五章:新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愤怒中的封言将银蓝色的脉能具体化,化作十米长的巨大冰刃,直接横推周围的神族士兵,不顾一切的朝着朴神杀去,那些强力的脉冲炮火也不能阻止他的步伐,双眸毕露的森冷寒光,直直印照在朴神的心底。
  
  所有的人都沸腾了,谁都不管不顾了,这一刻,只想着杀死敌人,不为什么,只为眼前之敌,战场就如同一个巨大的熔炉,猩红血液,残缺肢体,不断的翻滚,杀戮的哀嚎就是剧烈的柴火。
  
  随处可见的都是脉门的开合情景,各类的脉冲接连不断的发出,生命就那么脆弱的凋零。
  
  封言合体的巨兽雷喘着粗气,一双巨大的眼睛变得雪白冷漠,锋利的爪牙沾满了血肉,雷兽已经浑身布满了伤口,银紫色的奇异血液汩汩流动,可依旧毫不畏惧的冲杀上前,用躯体破开一个个防御阵,对着朴神杀出一条直直的血路。
  
  “所有脉冲战斗炮都调动起来轰杀敌人,其余的战士加大脉能输出,给我强化防御脉阵,不能让敌军突破,死守住!!!”朴神竭力的大喊,所有的神族军官赶紧带领手下的士兵去阻击灵山部队。
  
  “砰...”成百上千的脉术炮弹轰炸而来,在密集冲锋的灵山军士兵中间轰炸开,一名名战士被炸的肢体破碎,血肉横飞,硝烟弥漫在这片天地。
  
  恒移形换影来到封言周边,漫步挥手让敌人的攻击消逝,然后说道:“魁拔,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我们的伤亡太大了,我的族人也在急剧减少,不能再冲锋了!”
  
  封言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埋头向前冲杀,脉门接二连三的开启,手上的脉能战刀割开阻挡的神族士兵。
  
  “魁拔,我知道你的感受,可是你也要体谅一下我的感受,今天这一战不可避免,但是也不能这样傻傻的冲动去送死啊,我们必须停下这样的行为,伤亡真的太大了,你自己回头看看,已经死的够多了!”一向淡然的恒也有些急切了。
  
  封言控制雷兽奋力一招杀开一圈空地,粗大的雷霆翻滚咆哮杀灭周边的敌人,雷兽转过巨大的头颅,一双银光的眸子充斥着狂暴血红之色,怔怔的盯着半空中漂浮的恒,吐出一口浑浊的粗气。
  
  雷兽再回过身去看了看那些毫不犹豫跟着自己冲锋陷阵的战士,虽然明知道是必死无疑的结果,可依旧向前追杀敌人。
  
  “御--天...”雷兽发出一声吼叫,呼吁着第六代魁拔。
  
  “我在”御天全力爆发身体里的脉能,操控着脉兽飞速赶过来,脉兽巨大的身躯配合环绕周身的脉能光盾,将数百名敌人冲撞成模糊的碎肉。
  
  “开启全部脉门,释放所有的脉能,与我脉门融合为一体,发动脉冲轰破这座防御脉阵!”雷兽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死死的盯着朴神吼叫道。
  
  “该死,给我加大防御强度,将能源开启到极限级别,所有作战单位立刻阻拦魁拔,脉冲战斗炮打断他们,快...”朴神大喊大叫的命令,同时全力开启自己的十二脉门,为这座脉阵加上最大的防御力。
  
  同为十二脉门的拥有者,而且还是战斗能力和脉能强度超过天界主神级别,身为宇宙异常生命的异族生物魁拔,朴神心里当然清楚两代魁拔的十二脉门融合后的脉冲有多么强悍,那可不是简单的十二加上十二,那是无限接近传说中的十三脉门才拥有的伟大之力。
  
  “磅磅磅...”两代魁拔的十二脉门瞬间开启,宛如二十四轮巨大的银色圆月悬挂在高空之中,脉门爆发出极强的银光,然后逐渐牵引融合在一块,在耀眼的脉能光芒四射下,两头魁拔脉兽狰狞的模样仿佛地狱之门里杀出来的恶鬼,庞大无形的脉能威压死死的压制了其余人的脉门开启,脉冲完全发挥不出来,弱者甚至连身体都无法站稳。
  
  “杀...”那些神族战士不惧危险的冲杀过来,竭尽全力也要打断魁拔的脉门融合,可是恒兽却带领着一些灵山军强者联合脉兽在魁拔面前组成一道坚固的防线,神族士兵们耗尽全力也无法冲破。
  
  眼看着二十四轮银色圆月般的脉门逐渐融合成一轮明月,朴神更加心慌意乱了,“该死的魁拔,该死的畜生,既然你们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们!”
  
  “泱月听令,你现在接任天界最高指挥官,带领所有的神族士兵给我用死力守住主神殿堂,记住,这是我们唯一的希望,绝对不能让那些肮脏的地界生物进入半步!”朴神对着身边一位美丽动人的女神泱月说道。
  
  “啊?朴,你要做什么?”泱月很是震惊,似乎不明白天界最古老最具智慧的朴神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会在这最紧要的关头把天界最高指挥官的职务交给自己,可是自己还如此的年轻,虽然是泱系神族的主神候选竞争者之一,但依旧不足以胜任。
  
  “今天我的生命即将在此刻为伟大之上的神族荣耀,你必须守卫住主神殿堂,这里有着神族的未来,你绝不能让敌人踏入一步,明白么?”朴神语速很快也很悲壮。
  
  “可是,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么?”年轻的泱月还不能接受神族最伟大的长者即将荣耀的决定。
  
  “没什么可是的,我命令你,明白吗?”朴神毫不客气的打断,粗暴的吼叫道,他再也无法保持那副胸有成竹的淡然之态了。
  
  “泱月明白,我会带领神族战士死命守卫住主神殿堂的!”泱月坚定地点头答应,目光里居然有着神族少有的悲伤之情。
  
  朴神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点点头,眼神柔和的看了一眼身后的主神殿堂,然后神情决然的离开脉阵冲向魁拔,元,孩子...你要加油啊!
  
  “奇衡三,幽弥狂,你们挡住地面上的敌人,我去阻拦对方的主神级强者!”身影模糊的恒兽,朝着奇衡三等人说道,随即向着冲杀而来的朴神冲去。
  
  “你这该死的低等脉兽,给我滚开,你胆敢阻拦我的话,我就杀光你那些肮脏的后辈生物,让你永远孤独的活着”朴神愤怒的发出脉冲攻击恒兽。
  
  “哼,朴,同样作为最初者的你我,你现在难道沦落到就只会耍嘴皮子吗?你到现在这个地步居然还妄想有机会杀光我的族人?这次就是你神族最后的死期了!”恒兽冷冷的说道。
  
  “那就试试看,到底是谁死!”朴神红着眼怒吼着,恒兽的拼命阻拦,让朴神的心越发沉到深渊里,他的心已经接近了绝望。
  
  两位天界和玄界最古老的存在不要命的厮杀在一块双方都想要杀死对方,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情,这场战斗决定了双方族人的未来,谁都不想也不敢放弃。
  
  这时,天空中的二十四轮银色的圆月脉门已经融合成了一整个超巨大化的银光月亮,然后月亮开始收缩起来,一点点的变小,光芒也开始变得暗淡,最后几乎缩小成了一个若隐若现的小亮点。
  
  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得所有人都停下了打斗,大家雕塑一般的目不转睛盯着那颗小亮点。
  
  “这是怎么了?难道失败了,不可能啊,魁拔不会是做那种无法控制的事情的,不可能的”恒兽也惊得有些慌了心神。
  
  “哈哈...失败了,魁拔失败了,哈哈...如此强大的脉能级数的波动哪怕是魁拔这样的异常生物也无法掌控,他们现在勉强的融合二十四个脉门已经让这个极限崩盘了,果然没打开第十三个脉门是无法真正掌控如此强悍的力量的,你们输了,神族荣光之上!”朴神癫狂般的喊叫着,那些神族士兵也疯狂的大喊大叫,而灵山军这边都神情沮丧的看着高空中那两道高大的脉兽身影,那是整个灵山的希望核心。
  
  “翁嗡嗡...”一阵密集的嗡鸣突然响了起来,似乎空间被震得有些颤抖,有什么超脱这个世界限制的力量出现了。
  
  “磅...”天地破碎般的爆炸声音响了起来,震得所有人灵魂颤栗,心里面忍不住的浮现出恐惧之感。
  
  天空中的那颗小亮点突然炸开,化作半边天穹的巨型银边光环的幽蓝圆月,仿佛一个超级巨大的脉门一般,流溢的些许脉能压迫空间破碎,久久不能修复。
  
  “不,不可能的,这绝对不可能的,我不相信...”朴神心神震荡盯着这轮银边蓝月,忽然吐出一口赤红的鲜血来。
  
  众人还在迷惑不解中,下一刻似乎是为了解答迷题一样,那轮银边蓝月绽放出了最为闪耀的幽光,光芒瞬息间抵达神族的防御脉阵,径直地朝着主神殿堂冲去,光芒所到之处,宛如摧枯拉朽一样,轻而易举的撕裂一切,不管是什么,光芒过后,只留下了空荡的深深沟壑,堂皇宏伟的主神殿堂也变成了一片废墟。
  
  “不,元...”朴神痛苦的跪倒在地上,这位天界最古老的神此刻悲痛欲绝,脸上流着只有不理性生物才该有的泪水,所有仅存的神族战士都茫然失措的看着那片空荡废墟,手颤抖的甚至拿不稳武器。
  
  “我们...胜了,胜利了!”灵山军欢呼雀跃的大喊。
  
  忽然,天空之中那轮银边蓝月像是耗光了能源一般消失不见,紧接着封言和御天脉能耗尽脱离了脉兽的身体,两头脉兽也缩回了微小的形态,从高空中垂直落下,还好被恒兽给接住了。
  
  “魁拔...”
  
  朴神目光闪露出凶狠之色望向灵山军阵营里的两代魁拔,十二脉门砰然开启,朴神决然的冲进灵山军阵营,身后那些仅存的神族战士也视死如归的跟着冲杀。
  
  “杀了他们,一个不留!”灵山军全体冲上去,挥动着武器击杀神族士兵,朴神的进攻也被恒兽阻拦下,双方陷入了胶着状态。
  
  这时,突然空间诡异地凝固了一下,朴神也被轻微的影响,触不及防下被封言给擒拿住,封死了周身的脉点,脉门被限制住,脉能也没法涌出。
  
  “哈,想要让十二脉门级的主神收到空间障碍影响可真不容易,这短短的瞬息里,可把我累惨了”说这话却是许久不见的空,空的身体从空间中慢慢浮现出来,满脸的疲倦之色。
  
  “空空,来挺及时的,其他两处界域的战况如何了?”封言轻笑道。
  
  “没啥大问题,一直在胶着,不过这边的事情完成了,我们也可以休整一下,再调兵过去一鼓作气消灭他们,我们可终于胜利了!”空空轻松的吐了吐粉嫩的小舌头。
  
  “这家伙怎么处置他?”御天指着一旁被禁锢的朴神说道。
  
  “交给我吧,玄界的空间壁障正需要修补,他的十二脉门正好可以当做能源使用,反正神族的生命力顽强,就让他就给我们一点点的赎罪。”恒兽开了口。
  
  “好吧,不过你得看好他,十二脉门级的主神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这次要不是情况突然,他心神失守,我们也不可能这么容易禁锢住他”封言虚弱的说着,脸色有点苍白,这一场战斗下来脉能和躯体的消耗实在太大了。
  
  “没问题的,玄源神树代表着整个玄界的无上伟力能死死的压制他,再说了,还有我们四大守护兽呢”恒兽呵呵笑道。
  
  “你们不要妄想了,我绝对不会屈服你们的,该死的低能级生物,该死的”朴神还在叫嚣着,元的突然死去让他已经无法控制心神。
  
  “放心吧,我有办法对付你的,你也别想着玩自爆了,我知道你在努力的冲破封印,我不可能给你机会的,我这就带你回玄界去”恒兽当然清楚禁锢和他同样古老的朴神,只是暂时的,这样的十二脉门级强者靠个人是无法永久禁锢的,只能借助玄源神树那种世界奇物压制。
  
  “啊...你这该死的脉兽,你永远都这么的卑劣,我要杀了你...”朴神疯狂的大喊大叫,要是被永远禁锢当做能源使用,他绝对接受不了。
  
  “我卑劣?呵呵,你们高贵的神族似乎也不是那么的高尚!”恒兽冷冷一笑。
  
  “好了,准备休整部队,向其余两处界域战场进发!”封言抬手说道。
  
  “是!”众位灵山军军官立刻应声道。
  
  “隆...”
  
  一声巨响突然发出,是神族主神殿堂的那处废墟里传来的,碎石和灰尘扑天而起,一道微弱的金光闪现,好像有什么生物出现了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封言疑惑道。
  
  “难道出了什么变故,可是我们那一招融合技能可是连十二脉门级都能杀死的,不应该有什么生物能存活的啊?”御天奇怪的看着那片废墟。
  
  “难道是神族的世界奇物玄牝之门弄出来的动静?”恒兽不确定的说道,作为古老的最初者,他知道世界奇物是很难被摧毁的。
  
  “不管是什么,先命令部队撤离这附近,我过去仔细的探查一下,这股波动很不一般”封言说道。
  
  “让我去吧,你可还没恢复”恒兽说道。
  
  “不用,空空来了后,我可以直接透过它给我开通的微型曲境从空间里汲取能量,我现在已经恢复了大概三成左右,就算有危险我也可以及时通过空的能力撤退”封言解释道。
  
  可是还没等封言走过去,那片废墟却突然炸开,一道璀璨夺目的黄金光柱直直的冲上天穹,整个天界各个角落都能清晰的看见。
  
  一个身影从光柱里走了出来,这具身影特别的诡异,他只是轻微的跨出一步,就在眨眼间来到了灵山军阵营的边缘。
  
  封言迅速的出手,右手成爪死死地抓住朴神的喉咙,同时喊道:“后退,不然他死!”
  
  果然,那道身影停留了下来,下一刻他开口了,声音很清冷,就像万丈寒冰下的暗流一样。
  
  “松开,不然你承受不起后果”身影随手一挥,他的面貌顿时显露出来。
  
  “元...”朴神艰难的吐出了一个字,脸上露出狂喜之色。
  
  “是你,居然没有死,在那样的攻击下还活了下来”封言也认出了他,正是天界最神秘的主神元。
  
  “魁拔,你没机会了,我能站在你面前,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放弃吧,我会给其他低能级生物一条活路”元淡淡的说着,脸上毫无其他的表情。
  
  “活路?是做你们的奴隶吧,你这是妄想”封言冷笑道。
  
  “对于他们来说这总比走死路好,不过你们魁拔一族却只是死路一条,死了这么多神族战士,你们除了族灭没其他的路可走了”元仿佛理所当然的说道。
  
  “呵呵,听你的语气,似乎打开究极之门了,不过你要是打开了那扇门,总不至于还跟我扯这些闲话吧?”封言仍旧死死的抓住朴神的喉咙,朴神听到这话倒是脸上浮现出期待之色,希望能听到元的答案。
  
  “没有,不过算是打开了一半吧,本来我还没有丝毫的头绪,可是之前你们两代魁拔的融合技能给了我启发,在最后关头我主动融合了玄牝之门,再融合十二脉门合为一体,没想到成功的把第十三脉门给模拟具现化了,唉,你们魁拔身为宇宙异数的确比我们神族要有优势,成长潜力太大了,我们算是起点太高,先天被限制死了”元遗憾的摇摇头。
  
  “不过,我倒是有了打开其余一半门的眉头了,跟你们分享一下,就是你们玄界的那棵树,等我吞噬了它,就能打破这宇宙的束缚了,成为第一个开启十三脉门的生物”元眼里露出一丝少有的狂热。
  
  “说了这么多,你也清楚即使只有打开一半的门有多强,毕竟你们也是第一人,不要负隅顽抗了,松手吧,我会给地界生物一条活路,至于你们,也不让你们死的痛苦”元冰冷的说道,眼神像看石头一般望着封言他们。
  
  “不要松手,封言,他的话不能相信,我们还有这么多人,全部一起上,他也扛不住的”恒兽赶紧劝阻,生怕封言会答应元。
  
  “是啊,五哥,不能听他的”
  
  “言,不能相信他”
  
  “......”
  
  “封言长官,不能听他的,我们跟他拼了,我们那命堆也堆死他!”一些灵山军军官也跟着劝阻。
  
  “呵,还不肯死心呢,也好,让你们认识一下究极之门的威能,哪怕只是打开一半的门...”元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磅!”一道脉门开合声响起来,就像是雷鸣轰然一般,一个巨大的黄金脉门在元的背后出现,黄金河流般的澎湃脉能围绕着元流转,压迫着空间破碎久久无法修复。
  
  而这时,灵山军那些十脉门以下的战士都觉得全身的脉点被压制了,脉门被阻挡无法开启,体内的脉能也无法调动,就连十脉门和十一脉门的强者也发挥不出全部的力量,那些实力比较弱的脉兽们也都被压制得脉能运转困难,这片天地的脉频都被元的十三脉门给压迫死了,天地间的脉能在究极之门下无法接通。
  
  “怎么样,虽然你们几个不受影响,可他们却都废了,而且我也不是像你们那样只能打开短短一瞬间,只要我愿意,我可以一直开着这半扇门”元淡然的说道。
  
  “松手吧,听话,魁拔”元又轻轻说了一句。
  
  “别痴心妄想了”恒兽怒道。
  
  “哦?是吗?很好,那就让你的那些低贱的同类先死一半吧”
  
  元的话音刚落,他身后那个巨大的黄金脉门就飞跃出无数根细长的金色线刃,直接穿透灵山军的防御脉阵,缠绕在一头头体型庞大的脉兽身躯上,紧紧地勒破它们的躯体,然后像切菜一般分割成整整齐齐的一块块。
  
  “啊...我要杀了你...”恒兽红了眼的吼叫,就要出去攻击元。
  
  “御天,拉住他”封言大喊道,“元,你给我住手,不然我就让朴先死”
  
  “好,我可以停下”元收回黄金线刃,淡淡说道:“不过,你还是松手吧,不然在场的各位就要死干净了”
  
  “好,我...”封言微微松开手。
  
  “不能答应,魁拔,如今我们除了这一条路走到底以外,没有任何的其他途径了,就算你束手就擒,以后地界和玄界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还不如决一死战,现在他还没完全打开第十三脉门就如此弑杀,要是他成功了,我们根本就没有了活路,我玄界更是只有界灭的下场”恒兽立即劝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