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将军总被欺负哭 > 115、第 115 章

115、第 115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主公。”
  
  程千叶听见有人在唤她,她回过了头。
  
  墨桥生就站在不远处,他那素日里笔直的脊背微微弯曲着,向程千叶伸出了手,
  
  布满老茧的指端轻轻颤抖,他小心翼翼地说道:“主公,您在干什么?您到臣这边来。”
  
  主公站在那奇异的光圈前,颦着眉,露出一副令人心痛的表情凝望着他。
  
  “桥生,”主公轻轻开口,那声音似乎很近,又似乎离得无比遥远,“你可能也有所察觉,我和你们有些不太一样。”
  
  “我,来自于另一个世界。”
  
  程千叶贪婪地看着异界的景象,又为难地看了看墨桥生。
  
  一边是久别的家园,一边是挚爱的恋人。
  
  “那里就是我的家。我……”
  
  我想回去。
  
  墨桥生感到自己像被一个高手在一招之间制住了命脉,
  
  浑身被一股即将失去主公的巨大恐惧所摄。
  
  他用尽了全身力气却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只能喃喃地憋出破碎的几个字:“不,不要。”
  
  直到看见主公的手指,终于从那光怪离奇的光影前收了回来,他才重新获得了呼吸的能力。
  
  程千叶把那片龙鳞拽在手心里,慢慢摩挲了不知道多久,终于将它放回了匣子中。
  
  这里有桥生,有那么多的人,和那么多的事,她不能说放下就放下。
  
  她勉强冲着墨桥生笑了笑:“没事的,我……现在还不回去。”
  
  她的脸突然被一双宽大的手捧住了,墨桥生狂乱的吻落雨一般地落下。
  
  他吻得急躁而生涩,没有任何技巧可言。
  
  程千叶轻轻推了一下,墨桥生反而进一步逼近了。
  
  算了,随他吧。
  
  程千叶的情绪不太好。
  
  但她还是伸出手,轻轻搂住了墨桥生的腰,闭着眼睛昂起脸,任由自己的心上人释放他的情绪。
  
  没多久,她发觉自己的脸颊潮湿了,滚热的泪水正不住地滴落在她的脸颊上。
  
  程千叶睁开了眼,有些伤心又有些好笑,她阻止住了一边哭着一边吻她的墨桥生。
  
  “别哭了,我又没走。”
  
  墨桥生别过脸去,抿着嘴不说话。
  
  “你别担心,我不会突然就不见的。”程千叶安慰道,“即便有什么事,我也一定会先同你商量。”
  
  “父王,父王。”程鹏稚嫩的声音在宫外响起。
  
  程千叶和墨桥生急忙拉开距离,程鹏身影很快出现在大殿的门口,他迈着小短腿一路跑进来,扑进了程千叶的怀里。
  
  “君父,鹏儿今日学会了五个大字,还背了一段周先生的文章。先生夸我了。”程鹏的小脸红扑扑的。
  
  “是吗,鹏儿真是能干。”程千叶毫不吝啬地表扬他。
  
  “鹏儿想要举高高。”小脸红扑扑的男孩腻在自己父亲的腿上。
  
  “你都这么大了,我可要举不动你啦。”程千叶嘴上说着,还是把男孩抱了起来转了一圈,大殿里响起一阵咯咯地欢笑声。
  
  “父王和大庶长在做什么呢?我是不是搅扰到父王了?”程鹏懂事地说。
  
  程千叶尴尬地咳了一声:“正和大庶长商量国家大事,已经结束了,鹏儿来了也无妨。”
  
  “墨将军的眼圈怎么也红了?莫非是和周先生一般熬夜熬得,将军还要保重身体才是,莫让我父王担心。”
  
  墨桥生的脸红了起来,他低头行了一礼,迟疑着看了程千叶片刻,方才告退。
  
  程千叶把程鹏抱到自己膝盖上,问询道:“肖太傅的伤势还未痊愈?最近都是周先生在给皇儿讲学吗?”
  
  程鹏点头道:“嗯,儿臣刚去探望太傅,他的伤已经好些了,他让儿臣转告父王,这两日他就回来了。近日周先生给鹏儿讲了很多历史故事,孩儿也很喜欢他。不过今天先生身边的周明哥哥好像不太开心,他说周先生昨日又熬夜到三更天,恐他身体上吃不消。”
  
  年幼的太子坐在程千叶的膝盖上,脆脆的童声在朝梧殿内回响。
  
  程千叶默默聆听着,
  
  如果是在数年之前,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让她得到了这片龙鳞,她会毫不犹豫地回到自己的世界去。
  
  可是如今,已经有了这么多的人,都因为她而汇聚到了一起。周子溪,肖瑾,张馥……他们每一个人都还在拼尽全力地为了他们一同制定的理想努力着。
  
  在这个国家广袤的土地上,有着无数的百姓和士兵,小吏和朝臣,他们都守在自己的位置上,兢兢业业竭尽自己所能,为了实现心中那一点对未来的期待。
  
  这星星点点的希望,如同漫天星辰,从全国各地汇聚而来,汇聚到朝梧殿这位君王的手中。
  
  程千叶手握着这千丝万缕的银辉,牵引着晋国这艘巨舰向着希望之光航行而去。
  
  在这艘巨舰刚刚开始的时刻,她这个船长,又怎么能割舍得下这系于一身的万千责任,丢下臣民,丢下国家,回自己原来的世界去呢?
  
  何况,还有桥生。
  
  程千叶闭上了眼,伸手摩挲着那装着龙鳞的匣子。
  
  对不起了,哥哥。
  
  对不起了,爸爸和妈妈。
  
  我现在还不能回家去。
  
  希望将来有一天,我安排好这里的一切,卸下肩上的责任,还能够有机会再回到你们的身边。
  
  这个晚上,尽管桥生主动过来陪着她,但程千叶依旧睡得很不安稳,她反复梦见自己的童年时期。
  
  在那个开满蔷薇花的庭院里,小小的自己和兄长围绕在母亲的膝头嬉戏追逐。
  
  夜半时分,程千叶从睡梦中醒来,窗外月色如水,倾泻进寝殿之内。
  
  枕边空空如也,睡在她身边的人不见了。
  
  床前的地板上,蹲坐着一个黑色的身影,那个人坐在月光里,举头凝望着窗外的夜色。
  
  苍白的月光打在他轮廓分明的侧脸上,形成了一种光与影冲撞之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