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将军总被欺负哭 > 116、第 116 章

116、第 116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春色恼人,月移花影。
  
  忙碌了一日的程千叶捏着有些酸痛的肩膀乘着夜色走在回廊上。
  
  这里的地势很高,可以俯瞰全城万家灯火。
  
  凉风送来一阵悠悠的笛腔,清音浸溟空,花间闻折柳,
  
  这是周御史的笛子。
  
  周子溪的笛声不再同往日那般透着股苍凉悲愤,玉笛声声疏朗开阔,闻之令人胸怀畅快。
  
  程千叶怀着愉悦的心情进入了自己的寝殿,
  
  殿内的情形让程千叶有些诧异,平日里照得整殿灯火通明的那些银烛都被熄灭了
  
  唯独在条案上燃着一双红烛,摇曳的烛光给这古意盎然的屋内披上了一层暧昧的暖意。
  
  床榻之上低垂的帐幔微微有些晃动,显然是里面有人。
  
  程千叶放轻了脚步,向着床沿走去,
  
  床尾的衣架上挂着一套熟悉的男子的衣物。
  
  边上的春凳披着一条白色素锦,上整齐的摆放着一些不可言说之物。
  
  再往前的地面有一双男子的皂靴,靴子倒了一只,显见脱靴的人有些慌乱。
  
  程千叶一下掀开了帐帘,床榻内披散着长发的墨桥生口中叼着一条红绳,正想方设法地想将自己的双手捆上。
  
  他太过焦急,以至于额头微微出汗,甚至连程千叶进来的声音都没有听见。
  
  直到程千叶哗啦一下掀开帐幔,露出那张笑盈盈的脸来时,墨桥生才吓了一大跳。
  
  他口中一松,那条红绳便掉落了下去。
  
  程千叶的视线顺着那条滑落的细绳一路往下,滞留了片刻,挑了一下眉:“小墨,你这是在干什么?”
  
  墨桥生全身像是要烧起来一样的红透了,他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司马徒教给他的那些情意绵绵之话,他明明已经反复背得烂熟,但此刻脑海中却是一片空白,一个字也想不出。
  
  程千叶伸出手,轻轻推了一把,将墨桥生推倒在床上。
  
  她撩起枕上一缕青丝,举在唇边吻了一吻,“既然小墨今日这般热情,我倒是却之不恭。”
  
  墨桥生感到周身肌肤燥热了起来,终于无师自通地说了一句,
  
  “只……只要主公你喜欢,可以对我做任何事。”
  
  程千叶的手顿住了。
  
  她意思到桥生这是为了留住她。因为害怕她离开,这个男人不惜拼尽全力,甚至把自己这般毫无防备的呈现在她面前。
  
  程千叶看着眼前之人,他的肌肤滚烫而灼热,微微起伏,强健的身躯上面布满了无数大大小小的伤痕。
  
  墨桥生的左臂和左腿各有一道圆形的箭伤,那是曾经背负程千叶逃亡的时候,敌人的利箭留下的伤痕。
  
  胸口紧靠着心脏的位置,有一处显眼的新伤,那是急着赶来绛城救援程千叶,被敌军伏击所伤。
  
  他为了晋国南征北战,身上无数道的伤痕都和程千叶有关。
  
  这个男人为了她可以舍弃一切,把她当做自己的唯一。而自己却对他说出了那种不负责任的话。
  
  “桥生,”程千叶揭起床榻上的锦被,盖住了墨桥生的身躯,“我们结婚吧?”
  
  墨桥生愣住了,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我以公主的身份嫁给你,你愿不愿意?”
  
  墨桥生的面孔上展露出了狂喜的表情,随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又一下紧张起来,
  
  “多,多久?”
  
  什么多久?程千叶反应了一下才想明白,她在心里叹了口气,桥生竟然担心她只是敷衍地给个名分。
  
  她在墨桥生的身侧躺下来。
  
  将手伸进了锦被之中,握住了墨桥生微微发颤的手掌。
  
  说出了她的承诺:“此生此世,持子之手。”
  
  “不,不会离开的,是不是?”墨桥生紧紧望着程千叶的双眼,“您没有骗我。”
  
  春晖夜色中,程千叶的眼底似盛有星芒:“等鹏儿长大一点,国家安定下来。我把肩上的重任卸下。到时候我们同游神州,共享山色,寻觅一个让你我一同回去的方法,如果找到了,我就带着你一起去见一见我的家人。好不好?你愿不愿意?”
  
  墨桥生一言不发地转过身去,那个黑色的背影,不时伸出手,用手背来回抹着眼角。
  
  汴京城内近日最热闹的一件事,
  
  就属长公主程千叶同关内侯墨桥生即将举行的婚礼了。
  
  国君对他这位嫡亲妹妹的婚事十分重视,不仅为这位常年卧病在床的千叶公主修了一座轩昂气派的公主府,还将驸马的爵位升了一级,拜为关内侯。
  
  此事一时轰动朝野,人人称颂。
  
  当然背地里也有些不和谐的声音,说主公对墨将军是明升暗贬,封了侯爵,招为驸马。
  
  不过是忌惮墨将军声威过盛,要夺了将军的军权,将他困于汴京而已。
  
  也许是主公做得太直接了点,就连张相都对此事十分反对,君臣二人甚至关着门在朝梧殿大吵了一架。
  
  那日值守的侍卫宫女,眼见着平日谦逊温和的张相气势汹汹地甩袖子出门。
  
  主公亲自从朝梧殿内追了出来,放下身段劝解,才将张相给哄劝了回去。
  
  但不管怎么说,大长公主婚礼的筹备工作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那位久病避客的千叶公主也似乎因为喜事提起了精神,入宫拜谢了太后。
  
  在朝梧殿的台榭之下,程凤领着侍卫护卫者宫闱。
  
  “凤哥哥,凤哥哥。”小秋路过的时候凑到程凤身边说了一句,“你看有见到那位千叶公主吗?我今日在太后的宫外正巧看见了,真的是和主公好像啊。”
  
  程凤没有说话,只是皱紧了眉头。
  
  他不仅见过公主,还护送公主往返了一趟镐京。他的心中总朦朦胧胧的觉得有些不对劲之处,但始终有一团迷雾挡在他眼前,让他摸不着看不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