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布谷声里 > 第二十七章 树荫下恋人相依偎 墨河边静静话悲伤

第二十七章 树荫下恋人相依偎 墨河边静静话悲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28章树荫下恋人相依偎墨河边静静话悲伤
  
  三天的紧张考试终于结束了。张近泽和别的考生一起走出考场。最后这场英语考试他感觉自己做得还不错,心里算是彻底踏实了。学校里到处都是走出考场的学生,大家议论纷纷,谈论今年的试卷。许多学生的亲属也涌进了学校里,参与其中。
  
  “近泽,这科英语考得怎么样?”朱振南看到张近泽的背影,急步来到他身后。
  
  张近泽回转身说:“感觉还行,八九十分没问题。你呢?”
  
  “我也是在八九十分吧,总分估计能到530分,比去年高出一大截,去年我的总分才考了461分。”
  
  “我应该能过600分,感谢你这一年来的帮助。”张近泽早已估好了自己的大概分数,发自内心感谢他在英语方面的帮助,伸出右手与他握手。
  
  “哈哈真厉害!我最佩服的人就是你。”朱振南大笑说,伸出双手握住张近泽的手。“其实,我更应该感谢你啊,我今年的数理化三科明显比去年成绩好,我真的很感谢你。”
  
  “彼此彼此吧,以后咱们多联系。”
  
  “是啊,咱俩一定多联系。”朱振南热情高涨,心情极好。“我感觉今年的试题比去年还难些,我这个成绩考上专科应该没问题吧。”
  
  “这个成绩肯定能考上。以最近两年的分数看,这个成绩至少可以考上专科。”张近泽强调说。
  
  “我终于要考上大学啦!”朱振南已经考了三年,想到自己即将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激动心情溢于言表。张近泽又何尝不激动呢。他这一年付出了常人不曾付出的辛苦,相当于别人的两年。现在,他只想回去好好睡个觉,睡上三天三夜,将所有的疲劳和辛苦全部消除掉。
  
  朱振南忽然说:“近泽,你看那边是不是你的女朋友?”
  
  “是的。”张近泽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果然是张静静。
  
  “我先走啦,以后多联系。”朱振南说完,匆忙走开。
  
  张静静就像欢迎英雄凯旋一样在等他到来。张近泽快步走到她跟前:“静静……”
  
  “这几天很累吧。”张静静说,一脸关切的神情。
  
  “还行,不太累。就是想好好睡一觉。”张近泽愉快地说。
  
  “嗯嗯,回去好好休息几天。”
  
  “感觉考的怎么样?”
  
  “还行,至少能考上师专。”张近泽谦虚地说。
  
  “太好了,这一年辛苦你了。”
  
  “静静,我应该感谢你啊。”
  
  “感谢我什么?”
  
  “感谢你的鼓励、支持和关爱。”
  
  “还有吗?”
  
  “当然有,还有很多很多。”
  
  张静静听他这么说,知道他这很多后面想说的是什么,不好意思再向下问,羞涩一笑。
  
  张近泽接过张静静的自行车,两人随着人流走出学校。
  
  “静静,下午没上班吗?”
  
  “我请假了,和别人调休。”
  
  “咱们回家吧,回张庄。”
  
  “嗯嗯,回张庄。”
  
  张近泽上了自行车,张静静坐在车后座上,习惯性用手搂着他的腰。
  
  “静静,这些天你想我吗?”张近泽用力蹬车,故意问她。
  
  “我很想你……”张静静的右手在他的腰间用力搂了一下。
  
  “我也想你,但是我太忙了,没时间多想你。”
  
  “那你以后有时间多想了吧。”
  
  “是的,以后肯定多想你,把之前的全补上。”
  
  “谢谢。”张静静的右手又一次用力搂住他的腰,将头靠在他的后背上,故意使劲撞两下,自行车有些摇晃。
  
  “你怎么还客气啦。”张近泽控制好车把,微笑说。
  
  “我是被你感动的不知说什么好,只好说谢谢。”张静静在后座上俏皮地说。
  
  张近泽认真地说:“这么说我更应该感动,你为我做了那么多,今天还来学校接我,我应该怎么谢你呢?”
  
  “以后对我好就行。”
  
  “我会一辈子对你好。”
  
  “下辈子呢?”
  
  “下辈子也同样对你好,永远都对你好。毫无疑问。”
  
  “我信你。”张静静忍不住笑出声来,“你累吗?”
  
  “有点吧。”张近泽确实感到有点累,想休息一会。
  
  “找个地方停下休息一会吧。”
  
  “行,找个清净又凉快一点的地方。”
  
  “嗯嗯。”
  
  两人一路上不停地说话,似乎总也说不完。
  
  张近泽来到一个岔路口,停下自行车,指着右边说:“静静,你看这条小路怎么样?小路上有树,路边沟里还有水。”
  
  张静静看了看,说:“嗯嗯,这里很好,比较清静,咱们就去这吧。”
  
  两人来到了小路上,找个树荫浓密的地方停下。
  
  张近泽从书包里拿出一本书和几张已经做过的模拟试卷铺在地上,请张静静坐下,自己走到沟边撩水洗洗手和脸。张静静见了,忙去她的挎包里拿出手绢让他擦脸。
  
  张近泽说:“不用,这么热的天,马上就干了。”话虽如此,还是接过来象征性地擦擦脸,手绢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他使劲闻了闻,说:“好香啊!”
  
  张静静笑说:“那是香皂味,你喜欢就留下吧。”
  
  张近泽将手绢装进衬衫兜里,说:“行,我真的留下了,做个信物。”想起张静静的手表,忙去书包里找出来。手表被一张干净的白纸包裹着,他打开白纸拿出手表,说:“静静,你说过考完试后再给你,现在这块手表该物归原主了。”
  
  张静静接过手表,笑说:“好吧,我就收下了,以后我给你买个适合你带的手表。”
  
  “不用,你别花这个钱,我不习惯戴手表。”
  
  “先不说它,以后再说吧。”张静静从挎包里拿出一包甜点心放在他的手里。然后又从挎包里拿出一个鼓鼓的大手绢,摊开后,里面裹着的两根黄瓜露了出来。她拿起一根黄瓜给他,自己拿起另一根黄瓜,掰了半截自己吃。两人并肩坐在一起吃黄瓜和点心。张近泽说:“静静,你想得真周到。”
  
  “吃吧,黄瓜是我洗好了的。”张静静柔声说。
  
  张近泽吃完后,张静静坚持让他把剩下的半根也吃了。
  
  张近泽说:“吃黄瓜使我想起了去年七月份的一件事。”
  
  “是什么事?”
  
  张近泽若有所思地说:“那时候我去新安附近的部队医院看望小爷,回来的路上遇到部队去南方边境,他们请我一起吃烧瓜。那些战士不知现在回来了没有。”
  
  “奥……”张静静轻轻靠在他的肩上。
  
  “静静,我报名参军的时候,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张近泽忽然想起自己那次参军的事,问道。
  
  “我怎么想的,当时你没看出来吗?”张静静反问他。
  
  “没看出来。”
  
  “真没看出来吗?”
  
  “真没有。”
  
  “笨蛋。你也有笨的时候呀。”张静静笑着刮了一下他的鼻子。
  
  张近泽想起上次说她笨的情景,两个人会心地大笑。
  
  张近泽搂住她的腰,动情地说:“静静,我想亲你。”
  
  张静静低下头去,脸颊潮红。
  
  张近泽在她的脸颊上轻轻亲了一下,又亲一下……
  
  张静静抬头瞄了他一眼,羞红的脸上写满了甜蜜和幸福。张近泽扶住她的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又亲。张静静软绵绵地倒在他的怀里,任由他亲吻自己。
  
  张近泽轻声说:“静静,你亲我一下吧。”
  
  “我才不亲呢。”张静静低声说。
  
  “为什么呀?我想让你亲我。”
  
  “不为什么……”
  
  “你不想亲我吗?”
  
  “不想……”张静静的声音越来越低,几乎只有她自己能听见。
  
  “咱俩接吻吧。”张近泽激动地说,低头去亲她的嘴唇。
  
  “别……别……”张静静有点慌张,躲避着他的嘴唇。
  
  “静静……”
  
  “我想留在咱俩结婚的时候给你……”张静静深情地看着他,眼里是征求的眼神。
  
  “嗯嗯,我尊重你的想法。”张近泽满心爱惜。
  
  “近泽,到那时候你想怎样就怎样,我都给你……”张静静动情地说,声音温润。
  
  张近泽紧紧把她搂在怀里,在她的额头上又亲了几下……
  
  “静静,我会永远深情地爱着你。”
  
  “有些人在考上大学后就变心了……”张静静忽然幽幽地说出心里话。
  
  张近泽一时愣住了,也明白了静静的心思。
  
  “静静,你是担心我也会那样吗?你该知道我不是那种人。”
  
  “我知道,可我……”
  
  “确实,现在社会上有不少那样的人,其实我对那种人是深恶痛绝的。你最了解我的脾气秉性。”
  
  “嗯嗯……”
  
  “咱俩曾说过这样的话,你还记得吧,我是非你不娶,你是非我不嫁,是吧。”
  
  “嗯嗯……我现在不想让你考上大学了,还又很盼着你考上。”
  
  “你心里很矛盾是吧。”
  
  “嗯嗯,是的。”
  
  “静静,我必须考上大学才能对得起你对我的这份爱。”张近泽说到这里,转身面对张静静跪在地上,以手指天,郑重说道:“静静,我对你发誓,头上青天作证,我张近泽今生今世绝不变心,绝不做对不起张静静的事,如果有来生我还会找张静静为妻,永不背叛。”
  
  张静静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住了,连忙扶他起来,叫他别说啦。
  
  张近泽从书包里拿出一支铅笔,说:“苍天作证,此笔作剑,如有食言,人如此笔亦如剑。”说完“嘎巴”一声折断了铅笔。
  
  张静静见他这样做,早已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一下子扑进他的怀里,流下了幸福的眼泪……
  
  张近泽反而劝她别这样,说:“静静,这回你该放心了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