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关于一千条命能不能通关崩坏这件事情 > 26.我们结婚了,是夫妻.

26.我们结婚了,是夫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海口处。
  黄昏垂落,浪潮逐步推进又回溯,似拖拽着最后一线余晖,却依旧仅能任由光辉流逝,让夜色缓缓侵染。
  龙河帮的众人为了避免长时间接触妖魔尸骸,感染崩坏病灶,已然在上岸之际便立即选择了远离归家。
  江溶月迷惘的摸着皓腕上的精致银镯,她瞥了眼旁边一袭红衣,似随时会乘风而去的绝色花魁,总觉得这般物件放在对方自幼娇生惯养,宛若凝脂般的肌肤上才更衬一些,而不应该放在自己这般仅会打打杀杀的武夫身上。
  她是一个剑客、一介武夫、一道拾着木剑自深山间禹禹独行而出的孤影。
  这道孤影就这样在出山的那天,穿着自路边乞儿尸骸身上扒下的破旧灰衣,手持着用妖魔之骨以天地之炁磨成的苍白之剑,带着宛若虚无一般空洞的漆黑伽蓝,沉默的寻到了几位还能寻到的仇家,一如斩下那头白猿妖魔的头颅一般,行了杀戮之举。
  此后江溶月展开游历,她如一道幽灵般掠过浩渺的大地,稍微弥补了长久不与人交流的缺漏,也曾留下一些因果,也试着去以自己的意志,谨慎的行侠仗义。
  时光慢慢,转瞬五年。
  可被人纯粹的视作成一位普通的女孩,去送一些这个年纪姑娘应该喜好的礼物,却依旧是自己从未拥有过的体验。
  而就如苏青安彼时所想的那样,江溶月显然很难拒绝掉自己小师叔姐姐所赠的礼物,加上那个少年道出其内的考校要素后就更是如此。
  这等于是拒绝了“长辈”送的礼物的同时,还顺带拒绝了暑假作业一般的“恶劣”行为,性格正直又有些古板的她自然无法做到。
  但抛却掉这些自认为违和的小心思,女孩并不讨厌这份礼物,她的指尖时不时拨弄着皓腕上的银镯,零星如雨的天地之炁使之如在微风间摇曳的银铃,在海风与浪潮的琐碎内点缀出声声清脆。
  李师师偷瞄着那人的小动作,唇瓣微翘。
  看起来还是蛮喜欢的嘛。
  两人都默契的并未去窥探少年【进食】的过程,在远离仓库的海口处,仅能听闻宛若枝桠在火间曲卷枯萎的琐碎之音,以及那蔓延至天际的漆黑尘埃蜂拥至那道仓口的奇异画卷。
  苏青安立于夜色朦胧的阴影之间,那双漆黑的瞳内斑斓交织,掌间好似凝结而成了一个微型的质点,将被【圣痕】控制着绞碎成粉末的细碎尸骸汲取殆尽,最终缓缓凝结成了一道米粒大小的虚幻圆珠。
  少年仅是遵从本能将食物制作成了能以最高效率吞吃的形态,却也为此感知到意识与躯壳内的食欲再度被点燃而起,好似胃袋在无时不刻的分泌大量的消化液,给予着灼烫的信号。
  他毫无犹豫的将之扔入口中,仅能感知到灼烫的感官消弭了零星,又蔫蔫的复而归于死寂。
  很少很少的量。
  即使不去窥探那个面板,自己也能明白这份食物压根无法满足自己潜在的渴求与欲望,想要抵达升华与质变,这种程度的量级乘上千百倍也难以填充一半的进度条。
  【未知基因觉醒度:0.0000009451%】
  阿特洛波斯的面板给予的答案似乎更为明确。
  但这些最初苏青安自己便有所预料,以崩坏兽的级别划分来看,目前唯独华体内的基因层级才有着被当成正餐的价值,仅是几十道帝王级都不是的妖魔尸骸,自然不存在多少价值。
  虽然作为聊胜于无的积累还是有所意义,但更重要的显然是对自己处境的明确认知。
  至少常规级别的妖魔所引发的食欲冲动,对现在的他来说并不是需要刻意用意志压迫的状态。
  根据末那识的直觉,在吃掉九幽之下的一切妖魔之后,自己大约就能正常与华面对面进行交流,而不需要刻意隐忍克制。
  哪怕身为行星级的幼崽阶段,但这具身躯的本能显然无法比拟真正主宰着大权的个人意识。
  简单来说,只要不饿到发昏,就不会出现类似的乌龙事件。
  但说是这么说,可想要在试着引动食欲的时候,却只吃到一点面包屑的感觉,在各种意义上都并不好受。
  少年望着自己纤细稚嫩的手指,以及那经不起消磨的肌肤和脆弱的骨骼,心下思量,自己以前的年岁从记忆截止的碎片来看是17岁之上,后续的经历没能复苏,所以真实的年龄只能待定。
  但从17岁这个起步数据来看,他目前的身体确实是被逆转了生命形态,甚至根据最后一战拨动天平的代价进行客观揣测,这具躯壳都是从虚无之间复苏的产物。
  可这宛若神明般的妖魔本质又是为何存在?
  苏青安曾用面板之上刻印的末那识三字,与符华之间进行了交流与判断。
  为此,他大概能理解自己的真实处境。
  永恒常驻末那识,也意味着无限接近于如来藏,位于身合天道一般的羽化之仙,是人类无论如何无法以【自我】抵达的境界。
  而这是归于灵魂,归于意识的事物,自己的身躯本质则是由远超审判级的未知妖魔,并在莫名的引导下与末那识纠缠为一,使得羽化态的进程被打断,又使得这具本该轻而易举将山河倒悬的身躯无法显出半分特异。
  简而言之,本该一团乱麻的状态在神明的调和之下变成了诡异的太极循环。
  苏青安很清楚如何将这个局面彻底打破,可那个契机唯独在食欲完全得以解决,基因真正觉醒之后才能得以窥见。
  所以在基因觉醒之前,自己的身躯强度大概连回到记忆里的级别都很困难。
  行星级基因与末那识就像是被缠起来的麻花,两者之间互相为难。
  而由于前者没完全跨过升维,处于劣势,所以为了避免末那识溢出身躯,作一个合格且不会出现意外的完美囚笼,它完全没办法像少年还能展现出末那识的能力一般,去给予人类的外壳半分干涉与助力。
  苏青安神情淡淡的冷静分析:
  “不用崩坏能的话,我和普通的幼童没有多少区别。”
  所以在最开始进入镇安坊的时候才会毫无反抗的被李师师举高高。
  但现在由于情感机能与记忆的复苏,他重新拾起了本来不存在的羞耻心,认为被举高高是禁忌事项,一度当李师师有些失望。
  他沉下心神,踏出仓库。
  此刻,夜色将薄暮覆盖吞没,原本黯淡的弦月渐渐洒落下银华。
  海风吹拂面颊,少年的发丝由此晃动散开,落至鬓角,滑于肩膀又遂而在风间摇曳。
  眼下是记忆残片里别无一二的夜。
  女孩皓腕上的银镯振出清澈的响声,她的长发被青墨色的绸缎束起,望来的目光静默,瞳底的光辉垂落,赤红的羽翎延伸出相应的幻相。
  是符华。
  这位本体尚且也在青龙镇的仙人询问道:
  “如何?”
  少年沉默的摇头,伸出手掌指向遥遥在望的一处海域,说道:
  “勉强。”
  “但吃完那个地带的一切后,姑且有了正常与你直面交流的能力。”
  符华闻言并不意外,在稍微了解了苏青安眼下的真实状态后,她便明白对方的基因层级恐怕真如最初所想,是行星级。
  一头审判级的蚩尤尚且能吞吃大陆。
  一头缺乏营养的行星级崩坏兽,究竟要吃多少【同胞】才会产生饱腹感本身就更是未知之数。
  可在当今的时代,蚩尤已然是唯一能给予苏青安的最好食粮。
  除非刻意促进科技爆炸,钓鱼执法,否则这十年间整个世界所能产出的崩坏兽都不能与之进行对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