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百里绯月长孙无极 > 第1636章 番外,会有人替我守护你3 全文完

第1636章 番外,会有人替我守护你3 全文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长孙无极啊……
  
  百里绯月慢慢地伏下身体。
  
  她小心翼翼地,唯恐弄痛一般,抱住那具冰凉的白骨。
  
  她微微张开嘴,喉咙里压抑的,溢出撕心裂肺的,破碎呜咽。
  
  便是以为自己已经认清了他早已离开的事实,便是她早已见惯了生死。
  
  可还是会深切感受到一个人的死亡是如此让人绝望。
  
  这世上再也,再也没有长孙无极。
  
  她轻轻放下怀里的白骨,自己也进了棺材。
  
  小心翼翼的躺在那一袭黑袍的白骨旁边。
  
  她脑袋微微靠向旁边的白骨,仿佛那不是白骨,而是活生生的人。
  
  就像昔日,她歪靠在他身上一边看医书一边嗑瓜子,男人就闭着眼搂着她,手指在她脸上轻轻挠着。
  
  她就掉头咬那作妖的手指一口!
  
  百里绯月就这样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她侧了个身,却碰到什么。
  
  她睁开眼睛,看见他手臂也歪了,颅骨也被自己挤歪了。
  
  百里绯月便把他扶住,整个抱进怀里。
  
  先前她喝的酒最多,许是那酒后劲太大了。
  
  百里绯月痴痴的看着怀里寂寂无声的冰冷白骨。
  
  整个人痛得几乎蜷缩起来。
  
  “长孙无极,我想你了。”
  
  “长孙无极……我好难受啊……”
  
  脑海中,浮现出男人的脸,像往常一样似叹息,“小疯子。”
  
  “我才不是小疯子……长孙无极……我就是难受了。”
  
  “大美人,我难受……”
  
  “你可不可以抱抱我……你抱抱我,好不好……”
  
  她抱着冰凉的白骨,惟愿再不复醒。
  
  主墓室外,比九儿和长孙情先到一步的小女娃静静看着这边。
  
  不多时,九儿和长孙情急匆匆赶到。
  
  看到棺木这边的一幕幕,九儿心口一窒,差点又发病。
  
  她拼命深呼吸几次,生生把那种可能发病的感觉压下去了。
  
  他们都没出声,直到棺木中,不知到底清醒不清醒的百里绯月再次抱着白骨睡着。
  
  长孙情走过去,把百里绯月和她怀里的白骨分开。而后把百里绯月抱了出来。
  
  他一样,甚至不敢多看一眼棺中的白骨。
  
  但总不能让父王这样乱糟糟的睡。
  
  他让九儿过来扶着百里绯月,自己过去恭敬的整理好了歪歪斜斜的白骨,正好了父王的衣冠。
  
  长孙情背百里绯月下山的。
  
  中途百里绯月一直没醒。
  
  直到回到王府,九儿亲自给百里绯月擦洗了身子,重新让她躺在了床上。
  
  她都没醒。
  
  九儿看了百里绯月一会儿,给她掖好被子,才轻手轻脚出去。
  
  外面,长孙情和长孙与都在。
  
  九儿看向长孙与,自己这个小妹妹。
  
  她甚至比自己和哥哥更先发现娘亲出府了,更先跟出去。
  
  九儿又看向长孙情,“父王的陵寝里是怎么回事?”
  
  一点机关都没有!
  
  这就不合常理。
  
  长孙情垂眸,“父王或许早就猜到,娘亲一定会去找他。他怕伤着娘亲,所以让人修建陵墓的时候不但保持了很好的通风和照明,还没安装任何机关暗器。”
  
  九儿张了张嘴,哑然。
  
  她理论上懂,但她真的无法切身感受。
  
  翌日。
  
  百里绯月醒来,宿醉的头疼让她在看见床边的长孙情和九儿时有些抱歉。
  
  “你们守了我一夜?我就是喝多了点。以后不喝了,免得你们担心。”
  
  长孙情望向她。
  
  和长孙无极极其相似的少年,平时冷冷酷酷的少年,冲她露出一个可爱的软软的笑容。
  
  “娘亲,以后春节,我们就去青枫山和父王一起过吧。”
  
  百里绯月怔了怔,微微垂下眼眸,“好。”
  
  四年后。
  
  九儿大婚。
  
  九儿大婚后的第二年,去青枫山和长孙无极一起过春节的人数又多了一个。
  
  九儿的夫婿段容。
  
  又过了两年,西月国皇帝苏与大婚。
  
  百里绯月全家人一起去吃喜酒。
  
  吃了喜酒回来大景的路上。
  
  顺便也就游山玩水一番,走得并不急。
  
  因为专门边走边玩,走的都是些风景好的地方。
  
  这时节天气又好,风景好的地方难免人多。
  
  百里绯月等人看见到处草长莺飞,杏花闹枝头。
  
  很多都是拖家带口全家踏青。
  
  不少孩子还在奔来跑去放风筝。
  
  便决定就在这处既清幽又热闹的地方停下休息。
  
  随行的向阳和追风很快就选了一处空地,铺了毯子,取出各种小食等等。
  
  百里绯月等人都下了马车。
  
  感受到四周的欢声笑语和清新空气,的确让人都舒坦了起来。
  
  九儿虽然成亲两年,但是并没有要孩子。
  
  她自己没那么喜欢孩子是一回事。
  
  段容也似笑非笑道,“要孩子做什么,有小九儿你一个还不够吗。”
  
  百里绯月他们当然不会强求九儿这种事。
  
  但都知道,段容是肯定不会让九儿生孩子的。
  
  九儿的身体虽说好了,但段容不敢拿她冒险。
  
  在段容看来,所谓传宗接代本也就是那么回事。女人更不是必须要生孩子才行,不是生孩子的工具。
  
  他的小九儿就是他的小九儿,生不生孩子都是他的小九儿。
  
  孩子不是必须。
  
  吃吃喝喝一阵,九儿就拉着段容跑到远处玩耍去了。
  
  长孙情接到了大景京里来的飞鸽传书,也带着向阳走到一边人少的地方去交代处理。
  
  追风在路上那边牵了拉马车的几匹马去喝水喂食。
  
  这边就只剩下百里绯月和长孙与。
  
  长孙与今年已经十岁。
  
  身手……和长孙情已能打平。
  
  但依旧没说过话。
  
  日光和暖,微风徐徐。
  
  谁都没料到灾难来得那么快那么突然。
  
  地震发生的瞬间,山崩地裂。
  
  虽然这里很大一块平地,但地下裂出巨大口子的同时,不远处的山也在那一刹可怕的倾裂滚滚而下。
  
  百里绯月坐的位置地下直接裂开一个深渊巨口。
  
  这种突发的巨大天灾面前,饶是她也没反应过来,就是那个席地而坐的姿势直接就坠掉了下去。
  
  因为失重,她甚至无法即刻用轻功!
  
  周围是巨大的轰塌声,惨叫声。
  
  她根本听不到有没有自家几个孩子的声音,滚滚而来的山石和土块眼见就要淹没而来。
  
  从天灾发生到她坠落眼看要被埋淹,不过眨眼间。
  
  也就是这瞬间,一个敏捷的小身影不但没避险跑开,而是直接往百里绯月坠落的裂缝逆坠而下。
  
  可当她拉住下坠的百里绯月时,已经来不及再带她飞身而出。
  
  在泥石铺天盖地砸下来的时候,长孙与用自己的身躯把百里绯月整个护抱住,用自己的脊背和身体去迎接滚滚而下的巨石泥块。
  
  尖锐的,重若千钧的石头泥土砸在她身上。
  
  很快,眼前一片漆黑,她们被埋在了地下。
  
  不过十岁的小女娃娃依旧面无表情,她听到身下的女人焦急又心痛的声音。
  
  她听到她喊她宝宝,让她撑着点。
  
  她要撑住的。
  
  至少在身下的女人被外面的人救出去之前,她要撑住的。
  
  她身下的女人试图去触碰她,她却把她抱得紧紧的。不让她动。
  
  显然,她身下的女人也冷静下来了。
  
  知道自己一动,可能引发更可怕的连锁反应,到时候二次伤害。
  
  “宝宝,你不要吓娘亲。我们一定会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
  
  小女娃不知道自己受了多重的伤,她意识很快模糊起来。
  
  但她不会让自己彻底失去意识。
  
  迷迷糊糊中,她仿若又回到了六年前,那个夏天的摄政王府。
  
  府内充斥着挥散不去的浓郁药味。
  
  特别是她每天去的那个男人房间门口。
  
  她每天去等,等他起来教自己武功。
  
  但他一直没起来。
  
  直到他叫她进去。
  
  他对她说很抱歉,说他身上最不好的东西似乎都被她继承了。
  
  他又说,“本王有时候也会想,世人总是自以为是的要把一个个新生命带到这世间。或者也有意外,或者庸碌无为从众觉得大家都要如此。却从没几人扪心自问过,那些被他们带到世间的新生命,自己是否愿意降临。”
  
  他侧头,冲她笑了下,“你可知你是如何来到这世间的?”
  
  “你娘想再要一个孩子。本王知道,她不过是想给本王一个真正的‘家’罢了。你哥哥姐姐性子和普通孩子有很大区别。所以你娘,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个孩子,也就是你身上。”
  
  “本王不想要,因为本王知道,自己真的时日无多了。”
  
  “可是本王实在无法拒绝你娘。”
  
  “到底也是本王和你娘自私了。”
  
  他看着她,紫眸含笑,是个平等交流的态度,“长孙与,你恨你娘吗?如果你恨她,便恨本王吧。”
  
  “本王死后,你要把本王千刀万剐都可以。本王的陵寝图纸就在枕头下,你可以拿出来看看。”
  
  小女娃麻木的拿出枕头下的东西,展开麻木的看着。
  
  看了一眼后又麻木的给他塞了回去。
  
  “本王可以让你泄恨泄愤,你做什么都可以。”
  
  泄愤?泄恨?
  
  她从不知何为愤何为恨。
  
  对去把他千刀万剐更不感兴趣。
  
  如果他活着,她很期待自己有一天可以打败他。
  
  但是他死了,死了的话……
  
  小女娃依旧没有任何情绪。
  
  她想问问,我要如何才能恨你们?
  
  “这辈子,是本王和你娘对不起你了。那索性让本王再欠你一些吧。”
  
  “长孙与,本王想求你一件事。如果可以,能不能替本王守着你娘?照顾你娘?”
  
  “她是个小疯子。有时候又一根筋,执拗得很。时不时还能阴沟翻点船。本王实在放心不下啊……”
  
  小女娃只是看着他。
  
  她从未见过他一次说过这么多话。
  
  “看什么。”男人有些虚弱的笑了下,他抬手轻轻揉了下她小脑袋。“想叫我一声父王了么?”
  
  被山石埋在地下的,迷迷糊糊的长孙与脑中就只剩下了男人那虚弱的笑容。
  
  我答应。
  
  我会替你守护她。
  
  她在心底说。
  
  ……
  
  百里绯月和长孙与被挖出来的时候,百里绯月近乎毫发无损。
  
  满身是血的长孙与其实已经昏过去了,但她眼睛睁着,身体肌肉记忆依旧紧紧抱护着百里绯月,把她所有要害部位都护在了自己身子底下。
  
  九儿用了各种方法和巧劲都没让她松开。
  
  最后,九儿红着眼,无意间的一句,“小与,娘亲已经没事了,你放开啊!”
  
  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奇迹,这次,九儿把长孙与的手和身体从百里绯月身上掰开了。
  
  这次地震非常可怕,青山绿水瞬间化为乌有,只剩满地疮痍。
  
  长孙与受伤很重,但九儿和百里绯月又怎会让她出事。
  
  救出百里绯月两人后,长孙情和段容带着追风向阳两人还救了许多其他人。
  
  而长孙情和九儿以及段容三人的下属收到消息赶来后,也一起在帮忙。
  
  这次地震虽然可怕,但没有发生余震。
  
  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很多鲜活的生命逝去了,但那些活下来的人,依旧要坚强前行。
  
  这世上,总有事和人值得我们在逆境中勇往直前。
  
  也总有人,替我爱你,替我守护你。
  
  人间值得。
  
  君亦,值得。——(全文完)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