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祖安诗仙 > 第九章 篆文“影猫”

第九章 篆文“影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何澜站在操场中。
  春风有些微寒,阳光却依旧明媚动人。
  “何澜同学,我会放出我的篆文,控制力道对你进行攻击,你只要吟诗,试着对抗它即可。”
  说罢,李专员慢慢掏出一把黑色的油纸伞。
  纸伞泛黄,似是陈年古董。
  伞面上还画着一个绝美的古代仕女,手持圆形小扇半遮脸,面带哀怨之色。
  怀中抱一只琥珀色瞳孔的黑猫。
  仕女手中的扇子上,写着一个形状复杂的篆文。
  “准备好了嘛?我要开始了。”
  何澜点了点头。
  周围的人大气也不敢出,生怕看漏了什么。
  只见李专员慢慢撑开了伞,油纸伞下面挂满了风铃。
  突然,阳光之下,油纸伞的影子里仿佛窜出了什么东西,狠狠朝着何澜扑去!
  下一秒,悬挂的风铃顿时铃声大作——
  叮铃铃!
  叮铃铃!
  “何澜小心!它从影子里出去了!”李专员大叫。
  何澜只觉得眼前一花,有什么东西贴着自己耳边擦了过去,脸颊一疼。
  伸手一摸,才发现自己居然流血了!
  而油纸伞上的画也慢慢变了。
  画中的仕女冷笑地看着何澜,手中扇子上的篆文微微地发着光。
  那只琥珀色的黑猫正调皮地舔着自己的爪子,爪子上面,沾着一丝血渍!
  原来,那黑猫居然从影子中窜出。
  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挠了自己一把!
  何澜心中一惊,本能地就要张口开骂。
  敢挠你爹?
  可他忍住了——
  伞面上,是个仕女。
  他可不跟女人对喷。
  但是何澜压下了冲动,深深吸了口气。
  还是好好念诗,度过这一劫吧。
  “我的这个‘影猫’古篆有‘黑猫’、‘速度’和‘影子’的语义,”李专员高喊,“趁现在阳光强,快试试对抗它!”
  “听到铃铛声说明它跑出来了,千万小心!”
  正说话间,伞下的黑影一动,铃铛被碰得响了起来。
  它出来了!
  何澜心中一惊,当下便不再犹豫,准备念诗。
  原本他打算挑一首唐代的闺怨诗,随便打发一下。
  毕竟那个诗歌泛滥的年代,从来不乏佳作。
  但是大多数都是借怨妇之口,针砭时事,口诛笔伐他人而已。连少女情怀,也是刀枪和大棒的幌子罢了。
  真正愿意写女儿心事的,又有几人呢?
  看着伞面上面带怨恨,却又苦涩难言的仕女,他突然心中一动改了主意。
  也许……
  应该用这一首。
  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
  这诗,原本在前世被滥用作各种感情文章之中,早已失去了它原本的意境。
  但是在这个世界,它还是第一次被人吟诵出来。
  借着这个机会,或许可以返璞归真,回溯它最初的感动。
  何澜深吸一口气,凝望着春日下飘散的云。
  许多感情就如这春日下的云一样,初见时惊艳,再回首,一切却已经时过境迁,风云消散。
  何澜慢慢开口——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
  在古篆的压力之下,何澜的声音似乎带着一丝魔力,萦绕在众人耳边,淡淡回响。
  诗成,云散。
  似乎从未留存于这个世界上过。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一时间难以自拔。
  虽然纳兰性德这首词的下半阙,包含了“骊山之约”、“长恨歌”等数个典故,这个世界的人并不能完全理解,算是一点缺憾。
  但是,诗词一开头的哀怨和伤感,却如同一场雨后闻得到的草木淡香一般,深深地引入了所有人的心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