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祖安诗仙 > 十五章 狂生?

十五章 狂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s市的交通状况实在是堪忧,还好出发的早一些,何澜险险地赶上了时间。
  司机停好了车,随即带着何澜往剧场方向走去。
  大剧场的设计比较特别,坐落近郊区,不远就是几座山。
  广场中间,周围被水池环绕,却没有出入口。
  唯一的出入口是地下通道。
  之所以这样设计,据说是为了用水隔绝周围的噪音,从而最大程度地保证周围没有人群干扰。
  何澜本来要从检票处走,结果却被司机拦下了。
  “走这边。”
  “这里有二楼包间的专用通道。”
  呃。
  何澜有些头大。
  看来自己还是不太习惯有钱人思维方式啊。
  他跟着司机上了二楼包间,厚实的地毯和周围精巧的装潢,果然多了一些静谧和雅致。
  让人觉得,就连说话声,似乎都要压抑几分。
  何澜走进了包间。
  “哦,何澜小友来了。”池老兴奋地起身。
  眼见老爷子大声嚷嚷,何澜捏了把汗。
  你吼那么大声干什么嘛!
  这儿是剧院啊,你是兴奋的小孩子嘛?
  谁知,下一刻,一个更激动大嗓门猛地炸响。
  “原来是你!”
  一个中年人快步走了过来,一把抓住了何澜的手,拼命地晃着。
  几乎要把他弄散架。
  何澜后退一步,这才看清了来人。
  来人带着金边丝眼睛,骨瘦如柴,一身西装愣是让他传出了衣服挂在晾衣架上随风飘摇的效果。
  “何澜小友,我来介绍一下。”池老咳嗽了一身,“这位是……”
  “我是咱江北道诗坛的会长,胡子常。”中年人激动地握着何澜的手不放,满眼放光,似乎是见到了稀罕的宝贝。
  胡子长?
  见识短?
  “何澜同学,我可逮到你了!”
  何澜:??
  难道我这是刚越狱嘛?
  “我们没有见过吧?”
  “是没有见过,但是我已经对您的心往已久!”
  胡子常抓着何澜的手激动地晃。
  何澜真的有些害怕了——莫非这家伙是变态?
  “那天我在东海石崖,观海亭喝酒,亲眼见到你的诗,撼动了镇妖古篆。”
  哦,是这么回事。
  何澜松了一口气。
  胡子常津津有味地说,“从那一刻我就打定要找到原作者……”
  他诚恳地看着何澜,随即一字一句地开口。
  “然后拜他为师!”
  拜我为师?
  何澜只觉得一个脑袋两个大。
  您开什么玩笑?
  这人,难道是脑子有洞?
  “您过奖了,”何澜警觉地缩回手,“我只是一个高中生,诗也是化用古人所做。”
  “不不不,您别拒绝。”胡子常认真地看着何澜,“我写诗写了大半辈子。不是自吹,全江北能有本事和我切磋下作诗的人,还真没几个。”
  “我也对自己的诗志得意满了好久,现在看来,简直就是井底之蛙,却不自知。”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扶了扶眼镜。
  “但是这几年日子久了,应酬多了,写东西却越来越没了年轻时的那种味道。”
  “直到那一天,我们江北道诗坛聚会,有幸看到了名篇出世的那一幕!”
  胡子常津津有味地回忆着。
  当时,风雨大作,电闪雷鸣。
  镇妖古篆,似乎就要飞起来。
  宁可放弃镇压山之下的妖族余孽,也要冲过去跟一篇奇文抗衡!
  一篇诗文,居然能搅得天地不得安宁!
  而谁知,片刻之后,一切却戛然而止。
  云销雨霁,一切恢复正常。
  只是那山崖之上的古篆呼应着,竟然写出了几句残诗。
  以月为笔,山崖为纸。
  千古以来,谁还有这引动天地异象的排场?
  不可能吧?
  当今难道还有人写诗能惊动天地,达到这种特效?
  然而在读到山崖之上的残诗之后,诗坛的几个人,全都闭上了嘴。
  ……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