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萌妻占夫有道 > 第195章 大结局!新文蚀骨疼爱求收!

第195章 大结局!新文蚀骨疼爱求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时间一晃就到了两天后的晚上,慕悠然晚饭只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碗筷,皇浦荣少见她没吃多少,出声问了一句,“吃饱了?”
  
      慕悠然点了点头,“嗯,饱了。”
  
      一旁的荣锦看了看皇浦荣少,“那么大的人了,吃没吃饱人家还能不知道?用得着那么在意么?”
  
      皇浦荣少黑着脸,冷冷的说了一句,“羡慕的话就自己去找个心疼你的男人。”
  
      慕悠然憋着笑,扫了一眼荣锦,见她红着小脸,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哥,我是你妹妹,有你这样的么?”
  
      “你今天晚上哪儿也不许去,就在家里老老实实地呆着听见没有?”
  
      荣锦点了点头,“行,反正我也没什么地方可去,呆着就呆着呗。”
  
      见她点头答应,慕悠然有些纳闷,看了一眼皇浦荣少并没有开口,荣锦真的会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
  
      皇浦荣少放下碗筷,看了一眼慕悠然,“走吧。”
  
      慕悠然点了点头跟着他一同走了出去,闫震已经等在外面,见他们出来立即为他们打开了车门,皇浦荣少拿出放在副驾驶上的包,递给了慕悠然,“这个拿上。”
  
      慕悠然接过他给的包包,用手掂量掂量,“武器?”
  
      “防身的东西,拿着吧。”皇浦荣少拉开车门让她先坐了上去,随后自己也跟着坐了上去。
  
      闫震抬头从镜子里看了看皇浦荣少,“去海水湾?”
  
      “安排好了,就出发。”
  
      “是。”闫震应了一声便朝着海水湾开去,一路上慕悠然都没开口,她在想如果那个人真的是钟燕,皇浦荣少打算怎么处理?
  
      皇浦荣少见慕悠然不吭声,出声问了一句,“在想什么?”
  
      “没什么,就是在想如果那个魔域真的是钟燕,你打算如何解决?”
  
      “既然还没发生,又何必去想?”
  
      慕悠然点了点头没在吭声,想想也对,既然还没发生又何必多想?
  
      另外一边的海水湾别墅里,百里莫看着女儿百合,“今天就是我们要报仇的日子,一会儿见到安雄,不许给我心软,想想他是怎么对你的,知不知道?”
  
      百合手指紧握,脸上除了阴霾还是阴霾,“他对我的伤害,我永远都不会忘,更不会心软,所以你不必担心。”
  
      “好,只要你能狠下心来就好,不过爸爸想问你,到底是谁救了你,又是怎么给你传递的消息?”
  
      百合回想起在拘留所的日子,眉头紧拧在一起,“我并不知道对方是谁叫什么,就是有人给了我一张纸条,让我按照上面的方法做,然后我就做了。”
  
      “也就是说,对方让你来这个别墅,她却没有出现?”
  
      “是,除了一个叫阿明的人,我谁都没见过。”
  
      百里莫想了想,“或许今天就能见到了。”
  
      百合点了下头,“也许吧,不过不知道她想要谁的命?”
  
      “不管她要谁的命,我们只要记住我们想要的是安雄的命就可以了。”对百里莫来说,他最恨的就是安雄,至于别人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几分钟后,那个叫阿明的走了进来,“百里先生,那边已经准备好了,我们也该走了。”
  
      百里莫点了点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百合,一会儿跟紧了爸爸,如果有什么意外,保护好你自己。”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爸爸也要小心。”
  
      说着几个人一同走了出去,车上百里莫问了一句,“我们现在要去那里?”
  
      “码头。”
  
      “安雄一定会出现吗?”
  
      开车的阿明点了下头,“放心吧,他会来的,包括别人也会来,一会儿你们听从指挥就是了。”
  
      “这点你无须担心,只要能让我们报了仇,做什么都行。”百里莫知道此刻他们人在对方的掌控之下,不听人家指挥,怕是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开车的阿明笑了笑,“那就好。”
  
      半个小时之后,他们来到了提前安排好的地点,可他不知道的是,他之前做的安排,早就被终振遥的人处理干净。
  
      并且终振遥的人已经埋伏在了周围,看着一辆车朝着这边开来,终振遥抬了抬手,让大家隐藏好自己。
  
      放阿明的车进去之后,终振遥将电话打给了皇浦荣少,“荣少,他们来了一辆车,车上只有百里莫和百合,加上司机并没有其他人。”
  
      “盯着,他们一定是来探路的,不要拦截,也不要被他们发现,看看他们打算如何。”
  
      终振遥应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皇浦荣少这边也找了个位置停下了车,“闫震,把车停到别处,最好不要被人发现。”
  
      “是,那你们先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停好车就来。”闫震怕他们两个人先走,将他丢在一旁,所以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声。
  
      皇浦荣少点了下头,“嗯。”
  
      闫震开车离开,慕悠然便被皇浦荣少拉着蹲了下去,看着不远处的码头,慕悠然问了一句,“他们真的会在这里交易?”
  
      “就算不是交易,也会有事情发生,等着吧,很快就能知道了。”
  
      “你的意思是百里莫会对安雄动手?”既然百里莫和百合都在这里,又怎么会什么都不做?
  
      “可惜,安雄不会来。”他在来之前就做了安排,让安雄留在了他自己的家里,所以今天不管如何,百里莫父女二人想要对安雄动手,那是不可能的了。
  
      慕悠然看了一眼皇浦荣少,“既然你已经安排好了,那我也就不用担心了。”
  
      “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都不准往前冲,听见没有?”
  
      “我知道,这两天你都说了无数遍了。”
  
      “的确说了无数遍,可就是不知道,你往没往心里记。”他知道这妮子的主意正,一遍遍的提醒不过就是为了她能记住他说的话,不要在危险的时候往上冲。
  
      慕悠然点了点头,抬手一指不远处的灯光,“有车来了。”
  
      “嗯,藏好。”
  
      这个时候闫震也悄悄的走了过来,看见不远处的光亮他紧紧的皱着眉头,手也摸到了腰间的家伙,就等着一会儿有情况的时候,他好冲上去。
  
      另外一边的终振遥看着有五辆车开了过来,抬手做了一个手势,让他们等着不要动。
  
      车里的人陆续下了车,终振遥和皇浦荣少各自用望远镜查看着从车里走下来的人,除了几个男人,并没有女人出现。
  
      见男人们都往一艘船上走,终振遥将电话打给了皇浦荣少,“可要行动?”
  
      皇浦荣少冷着脸沉声的说了一句,“等。”
  
      见皇浦荣少挂了电话,慕悠然出声问了一句,“时间长了他们会不会交易成功跑掉?”
  
      “不会。”皇浦荣少十分坚定的说了这么一句,他觉得这只是来了交易中的几伙人,魔域他们的人应该还没来。
  
      慕悠然点了点头,“你心里有数就成。”
  
      另外一边的船舱里,几个领头的人坐到了提前准备好的椅子上,其中一个男人看了看时间,“阿明,你们老大还要什么时候到?”
  
      “几位稍等,我们老大一会儿就到。”
  
      “我们时间可不多,在等半个小时不来我们可就走了,时间长了可不太好。”今天晚上的交易可是不小,如果出事他们怕是谁都担待不起。
  
      阿明点着头,小心的回答着,“几位别着急,半个小时一定到。”
  
      听阿明的话,几个人没在吭声,毕竟魔域的本事无人敢惹,催一下已经算是大胆了,那里还敢再多说什么?
  
      等了整整二十分钟过去,慕悠然有些着急的问了一句,“是不是不会来了?”
  
      皇浦荣少抬手看了看时间,“别着急,人一定会来。”
  
      看着她总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慕悠然很是纳闷的在心里嘟哝了一句,这男人还真够淡定。
  
      另外一边的伍炫肃也安排整整三车人,然后朝着海水湾前进,他知道钟燕不会再给自己电话,所以他不能再等。
  
      伍炫肃他们出发之后,飞鸟这边也开始了行动,而一直待在家里的荣锦,给贺仁强打了个电话,没过多久,贺仁强便以合理的理由将荣锦带了出去。
  
      半个小时之后,海水湾的的路上已经停了几十辆车子,飞鸟的人,伍炫肃的人,加上二十分钟之前来的另外一伙神秘的人,最后的是贺仁强的人。
  
      看着数辆车子停在路边,慕悠然搓了搓小手,一副蠢蠢欲动的模样。
  
      旁边的皇浦荣少出声问了一句,“你怎么着?”
  
      慕悠然看都没看他,出声说了一句,“想看看到底是个什么鬼,这就是我的目的。”
  
      “看就老老实实的看,抓鬼的事情用不着你。”
  
      “我这不是没动么,搓搓手还不行?”如果可以她真想飞奔出去,然后拿着双枪带着手榴弹杀进去,但现在她也只能是想想而已,其他的什么都做不了。
  
      皇浦荣少将电话打给了终振遥,“可看见目标?”
  
      “我们的人还没给消息,等一下,来了。”终振遥说着打开了短信瞧了瞧,看着上面的内容,终振遥眉头一挑,连忙对着电话里的皇浦荣少报告。
  
      “里面有个女人,但是带着面具,看不出究竟是谁,现在正在谈交易的事情。”
  
      “让你的人将外围围住,后面有飞鸟断后,一定要形成一个铁桶一样,让他们插翅难飞,十分钟之后,我会进去。”
  
      “是,明白。”终振遥挂断电话,便对着身后的人做了一个手势,见他们统统围上,终振遥抬手看了看时间,觉得差不多了便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刚刚走近门口,皇浦荣少也独自一人来到了这里。
  
      慕悠然和闫震依然呆在原地,“闫震,我们是不是往前走走,在这里什么都看不见急死我了。”
  
      “慕小姐您还是别为难我了,你刚才也听见了,荣少可是下了命令,要是我带你过去,我这双腿怕是要自行打断了。”
  
      慕悠然无奈的点了点头,“知道了知道了,我不动行了吧。”她知道,皇浦荣少一定言出必行,所以她要是前去,就一定会连累闫震,该怎么办?
  
      这边慕悠然满心纠结着要怎么靠过去,才能不连累闫震?皇浦荣少这边带着武器,走了进去,里面的人慌忙的看着门口的方向,见有人进来,带着面具的人微微一愣。
  
      她明明在道路两边做了安排,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消息,他就出现在这里?
  
      皇浦荣少身边站着终振遥,和一个一脸冰冷的人,另外身后还站着六个人,手里都拿着冲锋,当里面有人想要动手的时候,一脸冰冷的人抬手就是一枪,那叫一个快准狠。
  
      其他人表情惊讶,各自看着自己的主子,而几个前来交易的领头人看了一眼带着面罩的人,“魔域老大,你可是说万无一失的,现在你怎么解释?”
  
      带着面具的人不悦的看了一眼身边的阿明,“阿明,怎么回事?”
  
      “对不起,是我没安排好,抱歉。”
  
      “你安排好的人,早已经被我们送进鬼门关,所以不用等了。”回话的是终振遥。
  
      皇浦荣少双手插兜的站在一边,看向带着面具的人,淡淡出声叫出了她的名字,“钟燕,既然都是老熟人,又何必以面具示人?”
  
      钟燕摘下面具,看了一眼皇浦荣少,“既然被你认出来,我也没什么可狡辩的。”如果不是几个老江湖的人非要她交出一批货来,她定然不会选择在今天出来。
  
      之前伍炫肃和端木文的失败就已经让她损失惨重,所以不得已她才亲自出来谈交易的事情,为的就是不引起众怒,可没想到事情还是露出了风声。
  
      百里莫看着皇浦荣少,“安雄呢,他怎么没来?”
  
      终振遥见皇浦荣少并未开口,便出声回答,“安雄来不来,还轮不到你来询问。”
  
      “我们等的就是他,他不来就说明他胆小如鼠不敢来。”
  
      “有本事你把我们撂倒,只要我们倒下,他自然会出现。”别说是一个百里莫,就是十个他也不能如了愿。
  
      百里莫一听,拿起枪就要动手,却被皇浦荣少身边的人一抬手,就打在了手腕处,百里莫掉了手里的枪,捂着直流血的手腕,脸色惨白。
  
      百合见父亲受伤自然不肯罢休,抬手一拍便有几个人站了出来,手里的枪都对准了皇浦荣少。
  
      皇浦荣少一动未动,身后的人便迅速上前将皇浦荣少挡围在了中间。
  
      钟燕回头看了一眼阿明,“将人送到车上,你们把枪放下。”说着话的时候,给了阿明一个特殊的眼神。
  
      百里莫看着百合,“放下枪,快放下。”
  
      刚才举起枪的人便迅速放了下去,百合心有不甘的努了努嘴,但见父亲的眼神却没敢开口。
  
      叫阿明的男人扶着百里莫,“百合,带你父亲离开。”
  
      终振遥看了一眼皇浦荣少,见他给了自己一个眼神,便上前一步出声阻拦,“这个时候出去可不太好,所以还是稍等片刻,免得被外面的枪误杀。”
  
      “你什么意思,你们打伤了我的父亲,还不准我我们去医院,你们想干嘛?”百合看着终振遥不悦的说着。
  
      “你们被打伤只能说明你们来了不该来的地方,所以怪不得我,倘若你硬是要出去,那我也只能对你们父女不客气了。”如果荣少不是看在他们跟安家从前的关系,想必不会让他出声提醒。
  
      终振遥的话让百里莫本就惨白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怎么,还想要我们的命?”
  
      “要不要你们的命,得看你们怎么做。”
  
      皇浦荣少看着钟燕,“是不是该解释解释?”
  
      钟燕看着皇浦荣少,“可以,但能不能先让他们离开?”
  
      皇浦荣少看了众人一眼,“没问题,只要他们能走出去就行。”
  
      钟燕知道,不管能不能出去都得闯,不然留在这里也只能等死,“阿明,带人走。”
  
      阿明点了下头,“是。”
  
      皇浦荣少看着他们走了出去,自己并没有动,在里面的人全部走出去的时候,枪声四起没一会儿便没了声音。
  
      抱着脑袋的百里莫和百合吓的脸色惨白,蹲在地上不敢动……
  
      钟燕听见枪声停下,心中清楚她的人败了,看了一眼皇浦荣少,淡淡的出声说了一句,“今天你想要个结局,可想没想过,我会因为你的出现,而丢了性命,丢了所有?”
  
      “你觉得你丢了所有,当初你可想过别人丢了什么?”他最亲的亲人,就因为她丢了性命。
  
      “想问什么你问吧。”
  
      “为什么要杀荣烈?”
  
      “因为他知道的太多,我本让他别管太多,可他偏偏不听,加上你当时又截获了我们组织一批庞大的货,所以才对你弟弟动了手。”
  
      正说着蒋叔就走了进来,“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害我女儿和荣烈双双丢了性命,他们是那么好的年龄,都是因为你早早的下了黄泉。”
  
      皇浦荣少看着蒋叔,“您怎么来了?”
  
      “我就是想看看,到底是谁害了荣烈和小染。”
  
      “的确是因为我,可我给过他们机会,是他们坚持不肯,我也没办法。”钟燕觉得自己已经仁至义尽。
  
      皇浦荣少眉头紧拧,“没想到你竟然是如此狠心的人?既然你杀了荣烈,又为什么还要寻求我的帮助,莫非只是为了赢取我对你的愧疚,外加伍炫肃的心疼?”
  
      “是,的确如你所说的那样,但有一点你不清楚,那就是我爱上了你。”
  
      “你不配说爱。”皇浦荣少的语气冰冷无比。
  
      “我知道我不配说爱你,放我们出去,我放了荣锦。”
  
      皇浦荣少抬眼睥睨了她一眼,“你觉得你会抓到荣锦?”
  
      “既然我会这么说,自然就有把握。”
  
      皇浦荣少看了一眼终振遥,“去看看然然。”他觉得如果荣锦出事,然然就一定会知道。
  
      终振遥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看着门口的百里莫和百合,被自己的人控制了起来,他便没有多说,而是朝着慕悠然的方向跑去。
  
      可是当他来到慕悠然和闫震所在的地方之后,却发现人已经不在,于是拿出手机打给了闫震,闫震见是终振遥打来的电话,看了一眼慕悠然,“要不要接,是终振遥。”
  
      “接,免得他们担心,告诉他,伍炫肃正在和百里莫的人交战,就说贺仁强是魔域的人,我们在等着寻找机会救荣锦。”
  
      闫震按照慕悠然所说的话,转告给了终振遥,终振遥清楚之后,便出声询问,“你们在那里,我去找你们。”
  
      慕悠然拿过手机自己跟他说,“你不用管我们,照顾好荣少,我们看见了飞鸟的人,别担心。”
  
      “那你们小心,我进去告诉荣少。”
  
      “让荣少拖延些时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